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暗表】截稿日期

和基友讨论出的雷雷的梗!
是清水日常向的小甜饼 3000字的小短篇 其实感觉没有什么cp向
因为和王之记忆篇没有关系所以王样的称呼用了闇遊戯
写得很差还ooc!请多指教!




截稿日期




「你们知不知道最近pixiv上那个很火的iguy老师?」


「你是说那个又能写又会画的iguy老师吗?他真的好厉害!文风果断凛冽,画风却又清新温柔,简直像是有两个灵魂。」


武藤遊戯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打了个哈欠。


「遊戯,你最近看上去黑眼圈很重的样子啊?」


「嗯?啊,最近稍微有点吃力,过几天就会好了。」


趁着课间休息,他趴在了桌子上,挂在脖子上的千年积木突然闪了一下,那个与自己极其相像的人正站在自己旁边。


「伙伴,要不要换我出来,你去休息一下?」


「不用了另一个我,你昨天也很累了吧?比起这个,快去想一想下次的内容!」


上课铃响了,武藤遊戯拿起铅笔,无所事事的在课本上涂画起来。




武藤双六最近觉得很奇怪。


自己的孙子虽然曾经在房间组过一晚上的卡组,但那只是少数,最近他发现,大半夜遊戯房间的灯亮着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爷爷,我先回房间了!」


晚饭后,遊戯端着一杯热牛奶走上了楼。


「又是这么早吗?要早点睡觉哦。」


算了算了,孙子长大总该有自己的生活的。拿着扫把决定继续打扫门口卫生的武藤双六这么想着。


但,遊戯最近确实显得有些鬼鬼祟祟。


将热牛奶放在桌面上,武藤遊戯按下了电脑主机的开关。


「伙伴,怎么样,有头绪了吗?」


「嗯……算是吧。」


熟练的打开网页登录自己的账号,他看到上面冒出了一个消息提醒界面。


「……怎么办!另一个我!」


武藤遊戯遇上了一个大麻烦。




「嘿,遊戯,你要不要去下个月的那个展啊?」


「我……我应该去不了了,抱歉,城之内君!」




「怎么办,城之内君他们好像都会去,我们那天会不会暴露?」


闇遊戯看起来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紧接着他盯着衣柜里的某些装备,打了个响指。


「我们可以变装一下。」


「可是变装了也很明显,城之内君他……」


大概是看不出来的吧,想了想自己好友的特性,武藤遊戯稍微松了口气。


「没问题的伙伴,那天就交给我吧!」


武藤遊戯第一次觉得自己体内的另一个灵魂这么靠得住。


「在那之前,请你先把结局给写出来好吗?」




除了决斗之王,武藤遊戯还有另外一个隐藏的身份——或者说是两个。


「伙伴,你去休息一下吧,换我出来继续。」


「等一下另一个我,让我把这里画完。」


距离截稿日期还有五天。


『iguy老师,这次您的摊位是在A区○号,我们很期待您的新作哦!』


就算这么说,这种事也只有在有灵感的时候才能完成的了吧。


「另一个我,轮到你了。」


关掉SAI的页面保存了图片,千年积木的光闪了一下,他的手指飞快操作鼠标打开了某个文档,思考片刻便在键盘上敲打了起来。


「今天似乎写得很顺利呢?」


「因为伙伴在学校的时候我一直在积木里构思下文。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伙伴你好好休息。」


深夜,武藤遊戯的房间还亮着灯。




「等等,杏子,你也打算去抢iguy老师的新刊吗?」


「当然了,我可是他的超级粉丝。」真崎杏子叉着腰站在课桌前,「他在pixiv上的投稿我全部都有看过,总觉得风格很亲切,和我身边认识的某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像喔……说起来遊戯,你不去吗?」


「啊、我……那天稍微……」


「真是可惜,没关系,我会帮你抢一本回来的!」


她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遊戯却丝毫没有感到轻松。


「怎么了,伙伴?」


闇遊戯突然冒出来,顺势坐到了课桌上。


「另一个我,我觉得我们那天的变装得花心思一点了。」




其实将自己就是pixiv上的某个当红作家的事暴露给自己的好友并没有什么,但武藤遊戯始终还是有些脸皮薄。


而且在这之前,他只有不到一个星期就该交稿了,可自己却总是画不顺手——相比起来,另一个自己最近似乎创作的很顺利。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所有创作者最害怕的瓶颈期了。


「伙伴,你真的还不去睡吗?」


「嗯……可是这里不画完的话就没有办法,还有四天……」


实际上他已经困得拿不动笔了,闇遊戯看在眼里,却什么也做不到。


「小睡十分钟吧,等一会我叫醒你。」


说罢他便强制交换了身体的控制权,而变成背后灵模式的武藤遊戯果然很快就靠在一旁睡着了。


先将电脑上未画完的稿子点了保存,闇遊戯新建了另一个画布,开始用笔在数位板上涂涂画画。


然而自己画出来的东西却是惨不忍睹。


实际上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很想帮帮遊戯的,毕竟一直在旁边看着赶稿的他,闇遊戯非常清楚他的辛苦。


自己似乎也有过这么拼的时刻,偶尔也会有瓶颈期——可那个人跟自己不一样,自己在千年积木内安静地构思的时候,他还得处理学校和家庭的事情。


或许自己可以试着替他去学校吧。闇遊戯想着,关掉了新建的画稿,打开自己未写完的文档。


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


看着武藤遊戯安静的睡脸,闇遊戯还是决定不叫醒他了。




截稿日期前一天。


武藤遊戯的房间里依然亮着灯,他顶着重重的黑眼圈坐在电脑屏幕前,死死地盯着自己的画稿。


这些日子不知道为什么,闇遊戯强行接过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只有当回到家坐在电脑面前的时候,他才会乖乖回到积木里面。


「所以说,另一个我,上课的时候不要在我的笔记本上写大纲……还有要睡觉的话请稍微收敛一点,至少不要被老师发现。然后体育课的测验……」


他抱怨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闇遊戯只是在旁边静静地听着这些,没有出声打扰他创作。


他的稿子早在前天就已经写完了,这两天自己只用进行简单的校对和修改——而就在死线前的最后一天,武藤遊戯几乎快要死在了电脑前。


这个时候大概来三张死者苏生都不够用了——虽然现在卡组里只能放进一张,但其实他更想将自己从游戏中除外,好从赶稿的地狱中解脱出来。


为什么截稿日的作者会这么惨淡。


「伙伴,不然稍微去休息……」


「不行!上次你明明说了要叫我起来,结果害我睡到了早上,现在都来不及了!」


说到这件事,他显得有些小小的生气。武藤遊戯某些时候意外的有些固执,而闇遊戯也知道,自己这时候如果再强制交换身体的话,大概对方也会发脾气了。


明明一开始还很怕惹自己生气,很多事情上都不敢提意见,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现在这种关系。


发现自己有创作天赋大概是在前段时间,闇遊戯意外的在武藤遊戯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画本。


被揭穿之后,武藤遊戯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在自己提出了要不要试试做出一部作品之后,他也显得有点跃跃欲试了。


于是,他们注册了账号,成为了pivix上最近十分热门的『iguy』。


起初是决定一人负责画一人负责写,两人分别拥有了不同的粉丝,而那批粉丝却以为自己粉的是同一个人。当然,也常常会有人怀疑,为什么同一个人创作出的东西,风格会有所差异。


不过,大家也都把这些当做是iguy的卖点宣传了起来,这个名号甚至还差点赶上了自己决斗王的称号。当然,暂时还没有别人知道,他们所讨论的两个名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另一个我,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安心打牌比较好。」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好。


大概是找到了共同的爱好,两个人之间更加有了话题,能够同时创作,距离似乎也缩短了更多。


除了决斗以外的另一项乐趣。


杯中的热牛奶见了底,武藤遊戯按下保存键后长呼了一口气。


「辛苦了,伙伴!」


「呼……麻烦你帮我发过去了,另一个我。」


话刚说完,遊戯就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这下大概是可以好好休息了,正好明天也是周末,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


虽然说截稿地狱是总算撑过去了,可是武藤遊戯忘了他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即使他好不容易将自己与众不同的发型藏到了帽子里还戴上了口罩,当他看到队伍某处站着的自己的一行好友时,他还是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


「好了,伙伴,这里就交给你了。」


「等、等一下,另一个我——」


「我得去想想下次的大纲了,加油喔,伙伴!」


闇遊戯在旁边冲他竖了个大拇指,躲进了千年积木的里面。武藤遊戯摇了摇积木,没有任何反应。


望着队伍那段越来越接近自己的身影,武藤遊戯觉得自己似乎该收回前段时间觉得另一个自己很靠谱的话。




-Fin

评论(3)
热度(39)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