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海表】Back to back

晚上好!
尝试写了海表 只是一个小甜饼 交往前提的原著衍生向
非常非常短 而且十分ooc
由于社长的性格还不太会把控 如果阅读过程中有感到不适还请见谅
总而言之,请多指教!




Back to back



海马濑人有些无话可说。此时的他手里捏着一叠厚厚的文件,却丝毫看不进一个文字。周围的气氛有些凝固,实际上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率先开口打破僵局。

武藤游戏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窗外已是繁星一片,他抱着一个枕头靠在扶手边,看起来像是在想着什么。

实际上,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加班了。作为自己的恋人,武藤游戏经常在他的办公室里等到睡着,最后被他小心翼翼地搬到车上载回家。通常来说,他只会安静地坐在那边,或是看看报刊杂志,或者研究他的卡组,很少出声打扰自己的工作。

然而今天的情况却有些不一样,事实上,海马濑人本以为他会赌气提前先回去,可当他开门看见那张熟悉的脸时,他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自己的工作其实没有剩多少了,甚至可以推到明天再做。但作为一个公认的工作狂,他总是会把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也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完该做的所有事情。这大概也符合他严谨的作风了。然而今天的他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原本五分钟能解决的事情硬是拖到了现在。

好吧,他想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游戏。”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主动开口。对方闷闷的声音隔着抱枕有些含糊不清,但他依稀能听到对方应答了自己的呼喊。

“再给我五分钟就可以。”

“嗯。”

这回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了。然而武藤游戏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沙发上挪了一个姿势,索性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海马濑人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当然再清楚不过,自己的恋人也会有十分倔强的地方。但武藤游戏一直以来都显得听话又懂事,或许是因为他那从小就被培养起来的软弱却又温柔的性格。

现在作为决斗王能够独当一面的他早就不是那个懦弱的胆小鬼,他的坚强确实是在一天天的成长着,早就超越了自己所想象的地步。

摇了摇头,他再次拿起桌上的那叠文件。



四分三十九秒。

大概比他预估的稍微快了一点点,实际上也没差多少。海马濑人花了十秒左右整理好办公桌,然后站起身往沙发那边走了过去。

“游戏。”

“辛苦了,海马君。”

他依然没有抬起头,只是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颤。实际上从刚刚开始,海马总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些微弱的吸气声,他大概能判断出那是什么,而现在靠近了声源,他更加确信大致发生了什么。

“别埋着头,游戏。”

对方摇了摇头作为对他的回答。他稍微有些发怒,抓住对方的领子和怀中的抱枕将他拎了起来,扔在沙发上。

武藤游戏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他的眼角依旧挂着刚刚凝聚好的泪珠,然而他很快就别开了视线,盯着地板上的某处花纹看。他并不是料想不到海马濑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是此时此刻,他对恋人粗暴的态度有一丝小小的失望。

可他最终还是咽下了想说的话,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回去吧,海马君。”

“……所以说……”

他向来是讨厌弱者的眼泪的,然而此时此刻的武藤游戏早就不再是什么弱者,他的眼泪也不是因为软弱而流。即便如此,他依然有些许的气愤。

“嗯?怎么了吗,海——”

“所以说,你这家伙就是这一点让人火大!”

能感觉到怒气冲上了自己的大脑,他抬起他的脸颊,强迫那人与自己接吻。在撬开对方的牙齿时,他能明显感受到武藤游戏有些许的抗拒,但他却默默地回应着自己。

似乎是察觉了自己的失态,他松开掠夺他的唇,将那具瘦小的身躯拥进了自己的怀里。灼热的气息烫伤了他的耳朵,但他却依然不为所动。

沉默了片刻,他还是伸出手来环住了对方的腰。

“抱歉。”

海马濑人低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给我说出来,我不容许你受任何的委屈。”

他握紧了游戏的手,那个人的体温清晰地传到了自己的心脏。

脉搏的跳动让这个人的存在更加切实,他甚至开始眷恋这个温暖的怀抱,直到海马过了许久放开了他。

接着他的脸再一次在自己面前放大。武藤游戏闭上眼,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动作比方才更为温柔了。海马濑人没有在自己的口中索求着什么,只是舌头与舌头之间默默交换着气息。

两个人大概早就忘了双方是在为什么事情而赌气冷战,此时只剩两具紧紧相连的躯体在互相依存。

更深,更深。

“你是我的,”恍惚间他听到他说,“这一点给我牢牢记住了,当然,你的请求我也都会答应。”

武藤游戏的脸上悄然爬上一抹红晕,他闷闷地把脸埋在了那人的肩上。

“海马君,背我回家。”

“哈?”

“所……所以说,为让我生气的代价,海马君,背我回家吧。”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他已经猜到了海马濑人接下来的回答,自己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已经蹲在了沙发前,示意自己趴到他的背上去。

“欸、海马君——”

“上来!”

“哦、哦……”

如愿以偿地搂住他的脖颈,武藤游戏露出了宛如小孩子得到糖果一般满足的笑容。他趴在海马濑人宽厚的背上,贴着他的脉搏,那人的心跳声显得更加清晰了。

砰咚、砰咚……

“海马君,别忘了拿公文包喔。”

“嗯,知道了,我现在去拿。”

“海马君——”

“又怎么了?”

他停下了开门的动作。

“我爱你,濑人君。”

海马濑人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伸手揪了揪那人的脸颊,听到对方失声喊痛之后自己的嘴边也挂上了笑意。

“哼……”

“嘿嘿……?”

夜还很长,月光洒下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这只不过是他们回家路途的一部分罢了。



-Fin

评论(6)
热度(46)
  1. 奶昔汉堡Shuko 转载了此文字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