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暗表】十秒的钟声

新年快乐!!
是一个只有一千多字的小段子 甜饼!
原著衍生私设xx
希望食用的开心 很敷衍的一个元旦贺 请多指教ww





十秒的钟声


街上圣诞节的气息还没有淡去,雪地上残留着小孩子奔跑踩下的杂乱脚印。他紧了紧眼前的围巾,呼了一口气。

一不小心又加班到了这个点。他叹气,然而手上的项目正好进行到重点的阶段,无论是自己还是工作室的其他人都在好好努力——好在最后在新年之前完成了新游戏的企划。

身兼多职并不是一件轻松事。虽然对他来说,决斗者永远是自己的本职,游戏设计师是自己曾经的梦想,决斗王是他从那场仪式之后一直独自背负的名号,但他始终还是他自己。

一连几周包括圣诞节在内都没有好好休息,只是靠着咖啡维持精神,他的脸上早就挂满了重重的黑眼圈。

“结果也不知道有没有赶上约定的时间……海马公司那边,加班应该也结束了吧?”

不过这也说不定,毕竟那家伙是个工作狂啊。他想。

他又想起曾经,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总是期待着新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在窗外烟花绚烂的余晖下合掌许愿。

以及,萦绕在心头许久的那个愿望。

在那个清晨以后,他不止一次许下过那个愿望。包括在后来听到新年的钟声,他心中也始终还有一个念头。

我并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但我还想再见到你。

“哇啊、人群已经聚集起来了吗。”

看了一眼手表,分针已经停留在了11与12之间的位置,有小孩子兴奋地拉着父母的衣角指着远处的大钟。

他加紧了脚步,按照这个形式来看,12点前应该是到不了家了。

今年没有办法一起了吗。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屏幕上显示着三个令他熟悉的假名,略微思考了片刻该如何向对方解释,他按下了接听键。

“亚、亚图姆!抱歉,我正在回家的路……”

“伙伴,”他听到那边传来了轻轻的笑声,“刚刚下班吗?辛苦了。”

还有十秒。

他盯着表上的表针,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的噪声。下意识抬头,映入眼帘的KC两个显眼的大字。

八秒。

“不要眨眼喔,伙伴。”

五秒。

直升机的射灯有些炫目过头,他用手臂遮住了脸,却又好奇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他看到舱门被打开了,绳梯被顺着放了下来,有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三,二,一。

跟着人影一起落下的是对面升空的烟花,在新年的钟声和人群欢呼的倒计时中,那个人落在了他的眼前。

“亚……图姆?”

“新年快乐,伙伴!”

“等、等一下,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坐直升机过来?这是……海马君的?”

一连串抛出了好几个问题的武藤游戏愣在了原处,他无法想象眼前的这一切是在刚刚过去的十秒以内发生的。烟花依然在天边绽放着,嘈杂的街道上似乎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这里。

“嘛……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总之就是我也提前完成了海马那边的工作,然后决斗战胜了他,然后……”

“……还真是无法想象你是怎么弄到手的。真的太乱来了啊,亚图姆。”

想了想海马把直升机借给他时的表情,他不经笑了出来。但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他更开心的是眼前这个人能在新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就像曾经那样,每一个孤独的晚上,他醒来时,他总是会坐在床边温柔的看着他。

或许从那时开始就有什么开始变化了。

街上的行人有不少已经停下了脚步,对着钟楼的方向闭眼合上了掌。武藤游戏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个人,也闭上了眼睛。

我的愿望是……

是吗,我的愿望早就实现了啊。

“伙伴今年许了什么愿吗?”

“是秘密喔!回家吧,亚图姆。”

趁着新年的钟声还没有消散,他说。

紧接着,他听到耳畔传来了那个人爽朗的笑声。在烟花的余晖中,他握紧了他的手。


-Fin

评论
热度(25)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