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十万】夜间侦查

一辆开到一半熄火了的自行车(
其实是以前的坑 填完拿来凑数了
初次尝试写十万!没有什么情人节要素但还是祝大家情人节快乐(靠
ooc注意 一切的设定只是为了方便谈恋爱
非常短!总之请多指教了




夜间侦查


决斗学校最近发生了一起事件。

实际上也不算是什么严重的事件,但是超过了半数的学生都丢失了自己珍贵的卡片之后,嫌疑人的目的不明,学校决定重视这件问题。

“哼哼……这种时候就需要名侦探的本大爷出场了。”

他披上自己的外套,漆黑的颜色在夜里十分便于隐藏行动。搬来欧贝利斯克蓝的宿舍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偶尔他也会回想起住在红宿舍的那段时光,和那个曾和他处在同一屋檐下的笨蛋。

虽然现在也没有改变多少就是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何,那家伙明明爱上了独居,却总是会在夜里偷偷翻进自己宿舍的窗。

“呐啊,来做吧?”

磁性而又蛊惑的声音环绕在他的耳边。

不行,现在应该是认真执行任务的时候了。他摇了摇头,既然是学院信任他而交给他的事情,他有义务好好完成。

夜间侦查需要偷偷进行,以免打草惊蛇。他贴着墙站在楼梯口处,仔细听着对面传来的动静。走廊尽头似乎有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有什么人在接近了。

身为决斗者的本能让他下意识摸了一把自己腰间放着卡组的地方,却扑了个空。他突然想起今天急忙出门前,一瞬间找不到自己把卡组放在哪了。想着带着那群家伙出门或许也只是添乱,他暂时放下了这件事。

没有带卡组的话就得小心行事了。名侦探先生屏住呼吸,他半屈着身体小心翼翼地跟在那人身后,直到来到放着储物柜的大厅。

转了个弯,跟踪的目标却突然消失了。他有些疑惑想要前去查看,却突然被一股冲力拉向后方,想要发出声音的瞬间,嘴已经被那人捂住。

“嘘,别出声。”

惊慌之中他看见自己之前跟踪的目标从另一个方向绕过,走到了某间教室内。

身后传来的是令他熟悉到发颤的味道。

“……什么嘛,是你啊,十代。”

“没想到学校真的把这个任务分配给你了啊,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会担心万丈目的事情嘛。”

“是先生。还有,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给我添乱了,我还得去……”

话说到一半,十代制止住了他想要行动的身躯。

“喂、十代!”

“侦查这种事情,交给那些家伙去做不就好了吗?”

黑暗中他听见那人漫不经心地开了口。

“那些家伙……你这混蛋,果然把我的卡组——”

“小声点啊万丈目,现在可是在侦查中呢。”

故意的,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但正如十代所说,自己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不暴露自己,否则侦查就没有意义了。被十代禁锢住的他索性也放弃了抵抗,就地坐了下来。

等嫌疑人有什么具体行动再动手好了,闪电先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十代好像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恍然间他觉得有一股热流划过自己的耳际,正准备生气地回过头去质问,那人已经从身后紧紧拥住了他。

“万~丈~目~”

仿佛是小孩子撒娇般的声音——然而他再明白不过,发出这声音的并不是什么小孩子,即使游城十代的表现有时候显得有些脱线,但这种时候,心细如他早就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呐,万丈目,来做吧。”

“你说什么,现在可是……嗯!”

“诶~明明从刚刚开始,万丈目的这里就已经很胀了吧?”

一边坏心眼的抚上那个地方,十代用空闲的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

万丈目的肤色很白,相衬之下,他的唇并不像一般的男孩子那样暗淡无光,反而是在月光下透露着些许桃色。十代低头用舌尖撬开了他的牙齿,双唇与双唇相贴的瞬间,舌也在对方的口腔中找准了目标。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吻过这个人了。

约莫二十秒左右,猝不及防的万丈目显得有些脱力,他推开十代轻轻靠在他的胸口喘着粗气,对方却没有想轻易放过他的打算,手指已经开始熟练地解对方的皮带,肿胀的物体渐渐现出了形。

“等一下,十代,停手……嘶!”

没有等他反应,十代已经含住了底下那个迫不及待的小家伙。舌头的舔舐轻柔却又挑逗,一下又一下不断刺激着万丈目的神经。

“等、呃、等一下……混账……”

“小声点啊万丈目,会被听到的对吧?”

然而十代轻快的语气里丝毫紧张的情绪都没有,万丈目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只是对方的一个圈套——虽然十代并没有傻到策划一场偷窃案只是特地为了和他做这种事情。

他不知道这一场闹剧究竟会持续多久,游城十代显然不是一个会轻易放过手中猎物的人,先不说任务如何了,他自己的身体也是许久没有处理过,没过多久就释放出浓稠的浊液缴械在了他的口腔中。

“万丈目……难道说你自己都没有处理过吗?”舔了舔嘴角,十代咽下了口中的东西再次抬起头望着他,“果然万丈目没有我在的话就不行嘛。”

“哈啊……你这家伙……”

忍着怒气按下凑过来的那颗脑袋,万丈目把头别向一边。

但被挑起的火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浇熄,纵然是游城十代,这种情况下也无法完全按耐住身下那股冲动。黑暗中那双闪着棕黄色的瞳直勾勾地盯着万丈目。

“……烦死了,要做的话就回去,不要在这种地方……”

“喔?万丈目忍不下去了吗?”

“忍不住的是你这个白痴吧!”

一不留神将声音放得太大,然而此时此刻,侦查也好事件也好都不那么重要了。既然十代说过有所谓的“那些家伙”在,那交给他们也无妨吧。

“是,是,忍不住的是我,所以这次饶了我吧,准。”

准。

这家伙,偏偏在这种时候……

他承认又是他的完败,正如决斗中他一场都没有赢过十代一般,虽然很不甘心,但谁叫这个笨蛋正是他喜欢的那个人呢。

被丢弃在教室角落的卡牌以及偷偷摸摸的可疑人物,这场侦查看来就这样落下帷幕了。


“辛苦你了,尤贝尔。”

“哼,还真敢说啊,你倒是看上去很满意嘛?十代。”

“不要这么说嘛,好歹我也是完成了校长布置的任务……所以,犯人怎么样了?”

游城十代慵懒的靠在床头,身旁的那个人还没有清醒,只是隔着被子微微翻了个身。

“只是个企图偷走稀有卡拿去卖钱的笨蛋,偷窃的时候居然还特地把脸露出来。”

“是嘛……那么,去向校长老师交差吧。”

从床上跳起来,十代走到窗边,打开欧贝利斯克蓝宿舍的落地窗。站在阳台边缘,他再次回头望了一下仍在熟睡的那个人影。

“抱歉啦万丈目,先走一步。”

此时他当然已经想好了等会面对校长时的说辞,以及解释此次事件的解决和优等生万丈目同学也有很大关系这件事。而当这位万丈目同学从睡梦中醒来之后对着自己床头放着的卡组大发雷霆这件事,又是后话了。



-Fin

评论(2)
热度(26)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