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soramafu】潜移默化

晚上好。
姑且算是点文吧…把几位点soramafu的合并在一起了w
最近一直在厨mafusora 所以写出来可能会很奇怪 自行避雷吧…
顺便有微量甘党 总共4600字_(:з」∠)_


然后艾特w  @Sou   @拂啊岺  @薄叶花音  @睫毛睫毛毛 

OOC有 请勿带入三次元


潜移默化



Wordz by Shuko




呼吸声。

即使是这么一个并不安静的夜晚,他也听得分明。暗恋之人的呼吸声。

人在睡得安稳时总会放下一切防备,此时的景象,怕是没什么人能看得到吧?但即使自己也看不到,听着这样的呼吸声已足矣。

两人之间的关系,潜移默化了。




そらる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趴在电脑桌上。

就这么睡着了吗?有些难以置信,但事实如此,他如往常一般打开Twitter,向粉丝们发了一条早上好。不意外地收到了许多回复,这已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了。

但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那个白色的家伙在人海中偷偷冒了出来。发着痴汉的话语,说自己不理他有多过分要怎么对自己,其实这样的推そらる已经见的够多了。

等等…呼吸声?

自己昨晚没有关麦克风就睡着了吗?

对于自信的そらる先生来说,犯这样的小错误实在是无法预料的。他满头黑线地点开line找到那人,没有过多的寒暄便让他把所谓的录音删了。

『唔诶诶诶诶诶そらるさん???!(´・Д・)」不要嘛好不容易录下来的( ;´Д`)大魔导师收集这种东西很辛苦的话说そらる果然是傲娇了吧不就是呼吸音嘛hshs果然是傲娇呢不要嘛坦率一点嘛』

之后まふまふ发现自己十分可悲的被Block了。




电话铃响起是不久后的事。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电话那边的青年听起来很急切。

「…吵死了。干嘛?」

「不要Block我嘛そらるさん果然是个傲娇呢!呐坦率一点…」

そらる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叹口气,他打开推特界面,最后还是决定Unblock他,没过多久就收到了私信,看完私信的那一瞬间そらる觉得,自己刚刚把他Unblock的决定真是蠢到家了。

『诶嘿嘿そらるさん果然取消了嘛ツンらるwwwww』




说起来那家伙是多久缠上自己的呢?

从多久开始一直在Twitter上骚扰自己,总是说自己ツンデレ让自己对他再坦率一点,和自己出了合专发了合唱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Live上紧紧握住手时他竟在瑟瑟发抖——其实还有种种迹象,他毫不大胆地想象着,结果未知。

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可此时そらる并不敢大胆地下结论,那个小孩子一般的青年脑子里在想什么,全然不知。

叹气。

其实说不定,他不喜欢我,是我喜欢那家伙才对。

连这份心意也传达不到,或许他永远理解不了吧。也是呢,这样的感情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

潜移默化中悄悄地改变了。




傍晚,街边,饮茶店。

青年坐在窗边,紧握着手中的手机,像是在等着什么人。眼神中有些急切,时不时望向窗外,直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进入自己的视线。

装作不在意地收回视线,用吸管搅了一下杯中的液体,暴露在空气中的喉结因液体的吸入而滚动,他松开吸管,抬头望向那位有些姗姗来迟的青年,微笑地打了个招呼。「晚上好,まふまふ。」

「晚上好,そらるさん。」

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向服务生要了一杯奶茶,甚至不敢抬头看着对方,拿出手机,まふまふ装作漫不经心地刷着Twitter。而そらる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其实他早可以进行大胆的猜测,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他还在确定。或许只是自己想多了。或许,这才是自己今天叫他出来的真正目的。眼神带着些许玩味,他打量着对面故作镇定刷着屏的青年,轻轻唤了一声。「まふまふ?」

猛然抬起头,对上对方带着笑意的眼神。「そらるさん?怎么了吗。」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叫你出来吗?」

疑惑。「…为什么?」

「不如猜猜看理由?」笑意。

「理由?」

「比如说,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把你叫出来。」

沉默,望着对面自己暗恋已久的青年,まふまふ缓缓开口,「请不要戏弄我,そらるさん。」

「哦?这是戏弄吗?」

他眼中的笑意更深了,手指抚上对方的下巴,轻轻捏了一下,「如果是真的呢?」

紧接着被推开了。

まふまふ从自己的钱包中拿出一张纸币放在桌上,迅速吸净杯中的液体,起身。「对不起そらるさん…我想我…得先走了。」说着他迅速消失在そらる的视野内。

「喂!まふまふ!」

玩味的眼神与笑容僵在脸上,本想追到门口将他拉住,后来发现,的确,奇怪的是自己才对呢。




那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仿佛没什么变化,正常地投稿了合唱,Twitter上互动依旧,但そらる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了。硬要说的话,まふまふ已经许久没有私信他了。

倒不是不自在,不过突然没有人来这么骚扰他,说实话他还是十分不习惯的。要不要去找一下他呢?想到几天前在饮茶店的经历,他还是暗暗将这一想法吞下了肚。

说实话对于这种感情,そらる还没做好完全的准备去接受,他还在试探,等到十分确定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进一步发展。

而这一计划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邀请给打破了。

邀请内容是COF的聚会,虽然也只是很日常的活动,不过许多人都会出席,包括最近一直十分反常的那家伙。

地点定在大家常去的烤肉店,为了助兴大家点了啤酒,不算太大的烧烤桌旁挤满了人。而まふまふ,看起来不太像有食欲的样子,不停往自己嘴里灌着啤酒。

由于隔的距离较远,他只知道まふまふ不断在和天月说着什么,但听不清具体内容。不断注意着那边的事情,连りぶ在给自己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所以啊我说…喂そらるさん?」

「嗯…啊?」终于回过神来,眼前是看上去有些生气的友人。

「你有没有在听啊?」

「抱歉。」

「唉算了,そらるさん遇到什么心事了吗?」叹气,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りぶ自然不会一直追着不放,出于对友人关心还是稍稍问了一下。

「…不,没事。」从烧烤架上夹了一块烤肉塞进嘴里,そらる十分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突然。

「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月大魔王投降吗!!」そらる转过头去,看见那家伙正手舞足蹈地与天月交谈着,两人似乎在聊着十分中二的话题。这家伙,投稿那首合唱后变得更中二了吗?

不过也有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天月似乎也有些醉意,但明显清醒许多。まふまふ似乎抢到了面前最后一块烤肉,于是得意地向天月炫耀了起来。对方因为争夺失败似乎有些沮丧,但很快便得到了旁边某青年的支援。

「天月君好狡猾!」

「游戏规则可没有不能申请支援哦!」他得意地笑笑,转身向伊东歌词太郎道了谢。

「呜哇…まふまふ魔导师需要支援!」

之后两人大概是闹够了,声音又弱了下来,そらる也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了。但他的视线却总是控制不住地往那边瞟。

就这么过了十多分钟吧,有几个人因为有事在身事先离开了,突然他瞥见まふまふ难受地捂着腹部,在天月耳边对他说着什么,紧接着就看到天月扶着まふまふ站了起来,「まふ君有点不舒服,我先送他回去了。」

「天月君?一个人没问题吗?」伊东歌词太郎头看着他。

「没问题,那么我们先告辞了。」说完他便扶着まふまふ走出了烧烤店。望着那两道身影消失在街道上,そらる迟迟没有回过神。

「そらるさん?」不知何时伊东歌词太郎已经坐到原本应该是りぶ坐着的位子上了。「很在意吗,そらるさん。」

「你指的是?」

「难道还是天月君吗。」他笑着,「まふまふさん似乎是胃痛吧…」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但そらる听得出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

「そらるさん,要喝一杯吗?」

这家伙似乎也有些醉意,举起杯子自顾自地和そらる干了一杯后将那杯酒灌下了肚,紧接着又开始自言自语,「说起来天月君和まふまふさん关系真好啊…」

そらる并不认为这仅是酒后的胡话而已,他想,这个人应该也有心事吧。

似乎是喝得有点多了,伊东歌词太郎趴在桌上,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睡着。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把这家伙弄回家去。出于各种理由,そらる拿出手机找到了天月的号码。




「我说まふ君,真的不去医院?」扶着友人,天月看上去有些担心,「没关系吗?」

「没事的天月君,家里应该有药。」まふまふ残留的一点直觉告诉他,床头柜的抽屉里还准备着胃药,不过是否真的有就不知道了。

「是吗…」天月看上去欲言又止,刚想说什么时便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そらるさん?」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他有些疑惑,まふまふ似乎也在意地抬起了头。「もしもし?」

「有个麻烦的家伙喝醉了,看来不是你来的话不行了呢。」那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

天月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那家伙的声音,叹气,「可我要送まふ君回…」

「我来吧。」

直截了当地打断对方的话。




「そらるさん,这里。」看到从那段跑来的身影,天月稍微挥了挥手好让他看见自己。

「歌词太郎さん还趴在那,旁边还有人所以我先出来了。」

他小跑过来扶起靠在天月身上的まふまふ,与天月告辞过后便准备前往医院。在天月离开后まふまふ却自己撑了起来,「我自己可以回家的。」像是赌气的说法,そらる自然不会由着对方。

「给我好好去医院。」

「そらるさん为什么要在意我的事情啊?还有啊明明知道我是喜欢そらるさん的吧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如果我是个gay的话不会想远离我吗?」

酒后吐真言,好像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现在そらる倒是已经确定了。不过眼下的正事,是要安慰好这个喝醉而且胃痛的家伙然后带他去医院。

「你听好,我就说一遍。」对上まふまふ有些迷茫的眼神,他继续说,「不用担心我会想远离你,因为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

这回刚刚一直滔滔不绝的まふまふ闭了嘴。

「唉…算了。说简单一点就是,我喜欢你,懂了吗?」

沉默了半晌。

「そらるさん骗人的吧,那天也说过了同样的话,果然还是…」好不容易找到了反驳的话,却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堵在了喉咙里,嘴唇上传来对方温热的触感,感觉到舌头被缠住,被轻轻吸吮着。

口腔内的氧气有些不足,他推开了そらる,趴在他身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现在可以乖乖去医院了吧?」

看着まふまふ乖乖地点了头,そらる舒了一口气。




从医院回到まふまふ家已经不早了。看来一路上酒也醒了不少,まふまふ看上去清醒了许多,但紧接着困意就上来了,无奈之下的そらる只好扶着他躺到床上。

「先吃点药再睡。」

「说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到现在我都觉得。そらるさん居然会喜欢我呢。」话音有些微弱,但依然听得分明。

坐到他身边,将药喂进まふまふ的嘴里后,そらる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没吃早饭?」

「呜哇暴露了…」

低气压。

「そ…そらるさん?」对上对方有些生气的眼神,「唔诶そらるさん!不要这么盯着我…呜哇…」

叹气,他显得有些无奈,「以后给我好好吃早饭。还痛吗?」

「…痛。」

拿这家伙没办法。そらる将手放在对方的腹部,轻轻揉着,「吃了药应该会好一点,现在你先睡一觉。」

在そらる的话与酒精的双重作用下,まふまふ渐渐睡熟了。而そらる并没有急着去睡觉,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盯着他。

是多久发展成这样的呢?

他也无需知道,只不过这个人,现在是属于自己的就对了。




まふまふ睁开眼时,そらる似乎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但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对方便很快醒来了。

「你醒了吗?早安。」

「そらるさん,难道说没有去睡觉吗?」

「嗯,稍微有点困所以小睡了一下。」他打了个哈欠,紧接着望着まふまふ,「饿了吗?我去买早餐。顺便你还痛不痛?」

「そらるさん继续睡吧,已经不痛了哦!大魔导师的恢复能力是很强的!」

于是そらる也乖乖脱了外衣躺到床上来,也许是由于太过疲倦,他很快就睡着了。在观察一阵子之后,まふまふ开心地抱着そらる开始了他的回笼觉。

两人都睡到了下午,起来的时候连午饭时间都错过了。まふまふ是第一个醒来的,顺手摸到了手机,看见了天月给自己发的Line。

『まふ君你没事吗?昨晚处理那家伙有点晚了就没有吵你。そらるさん有好好把你送去医院吧?』

まふまふ看完之后,不知为何笑了起来。『谢谢月君,我没事了大概。顺便そらるさん现在躺在我的旁边睡着了哦(^∇^)』

两人又闲聊了几分钟,まふまふ退出了Line界面,手指稍稍滑动便打开了相机。确定是静音之后,对准眼前的这个人,定格下了这张睡脸。

「そらるさん,最喜欢了。」

梦里似乎也能听到一般,そらる无意识地勾了勾嘴角。

潜移默化的结果,他们之间的故事,还会这么进行下去的吧。



-Fin


感谢观看w

顺便如果有想看甘党那段的…人多的话大概会另外写一篇同一个时间线的ww

评论(9)
热度(63)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