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mafusoramafu】颜色臆想症

疑难杂症十题 No.2


No.1 无色渐隐症 No.3 食梦貘 No.4 赤瞳综合症


没有太多的cp向 所以打了两个tag
不过我想应该是mfsr多一些ww
清水向十分意识流的东西,但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如果能喜欢就太好了w

顺便那篇肉会在短期炖出来

第一次挑战第一人称,以そらる的视角来写了,请多指教


OOC很严重 私设有 请勿带入三次元




颜色臆想症




我是个色盲,先天就分辨不清颜色。


在学校里老师教我们认识,这个是红色,这个是蓝色。


什么是红色?什么是蓝色?


在我的眼里只有一片黑白。




我徘徊在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和我平时所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这是什么?为什么我分辨不出来?


天空是奇怪的颜色,草地也是奇怪的颜色。我只能凭着轮廓分辨出这是什么。


但我并不讨厌这样奇怪的世界,我发现这里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至少和我平时的所见完全不一样。


我徘徊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之中,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拍我的肩膀。


我回过头,发现一个似乎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站在我面前。我只能分辨出他的头发,是在我平常的生活中经常见到的白色。但他的眼睛是奇怪的颜色,似乎和那边的那朵花是一样的颜色。


他盯着我的眼睛,开口问我的名字。他的声音软软的很舒服。


「我叫そらる。」我这么回答了。


「そらる吗…很有天空的感觉呢。我叫まふまふ哦…对了,そらるさん,知道天空的颜色吗?」


天空?我望着头顶的那一片奇怪的颜色,摇了摇头。


「这个是蓝色哦,浅蓝色,或者说空色。」那个名叫まふまふ的青年这么解释着。


蓝色?原来这个就是蓝色吗?


淡淡的颜色,我无法描述出那种感觉,但我第一次觉得,天空是让人如此舒服的颜色。


「还有,像そらるさん的头发这样的,也是蓝色呢。」


「嗯,这个我知道。」


我试图观察自己的发色,但是失败了。まふまふ看到这样的我笑出了声。


「喂。」


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自己看上去十分滑稽,但我还是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对不起对不起!呐,这个。」


他掏出一面镜子放在我面前。我看着镜子中不一样的自己,我的头发似乎比天空要深一点。


「那个算浅蓝,那么这个算是深蓝吗?」


「嗯,そらるさん很聪明呢。」他开心地点点头。


「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我随意地回答着他的话,随后继续观察起镜子中的自己。


「那我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吗?」


「嗯,是的哦。」


蓝色…


蓝色是这样的颜色啊?


「那么そらるさん,觉得那边那朵花是什么样的呢?」


我望向那朵奇怪的花,是和刚刚截然不同的感觉。


「…肯定不是蓝色吧。」


「嗯,这个是红色呢,还有我的眼睛,也是红色的哦。」


红色…原来红色是这样的呢。


我望着他的瞳孔,比那边的颜色稍微深了一点。


「这个是深红色吧。」我说。


「嗯,其实啊,血液也是这样的颜色哦,所以为了区分叫血色也没问题呢。」


血…伤口…痛苦。


红色是痛苦的颜色吗?


我突然皱起了眉,对面的少年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异样。


「そらるさん对于血有什么痛苦的记忆吗?」


他担忧地关心我。而我在脑海里搜索着所有关于血的记忆,突然闪过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我躺在血泊里,旁边是一辆黑色的车与围在旁边黑白的人们。一切都是染了灰度的,只有我身下那摊液体。


刺眼的血红色,看得如此清楚。


我向他讲述了那段记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最终只是笑笑,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对了そらるさん,我问问你哦,蓝色加上红色是什么呢?」


「紫色。」这个是在美术课上学到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颜色,但至少记得住名字。


没办法不记住,因为需要通过测试。


「诶居然知道吗?那紫色是什么样的呢,そらるさん指给我看吧。」


故意的吧这家伙,明明知道我认不出颜色。


我观察着这个世界,试图找到相似的东西。


红色加上蓝色的样子…红色,慢慢变蓝,紫色…


「是,这个吗?」我指着那边一片漂亮的花田。


「是的!就是这个颜色哦,顺便这个叫薰衣草,是很棒的植物呢。」


这个就是薰衣草啊?是呢,我曾在书上看到过,薰衣草是紫色的。


我凑近那篇花田,渴望闻到薰衣草的味道。


紫色是这种味道吗?


「等一下,还没结束哦!まふまふ老师的上课时间。」


「喂。」我骂着,两人都轻快地笑起来。


之后まふまふ告诉我什么是黄色,将它与蓝色混合在一起就成了绿色,便是那片草地的颜色。如果将黄色与红色混合在一起便变成了橙色。如果将紫色再多混合一点红色再淡化便是粉色,橙色再深一些是棕色,再浅一点则是肤色。


我安静地听着这些,试图将所有名词与相应的颜色配在一起。


「不用太勉强自己啦そらるさん。」他望着我苦恼的样子微笑着。


「并没有,我想我能将它们好好记住。」


其实我并不是在逞强,只是因为我害怕,如果我突然就无法分辨出颜色了该怎么办。


如果我知道它们的名字,至少我可以通过别人口中的话语自己想象出一片彩色的世界。




我是个色盲,先天就分辨不清颜色。


在我的眼里只有一片黑白。


直到在那个梦里,我见到了最美丽的风景。




「太阳是黄色的,天空是蓝色的,草地是绿色的,草地上的花是红色的,那边的薰衣草是紫色的…」


与まふまふ并排走在路上,我轻轻念着这些话语。


「噗…そらるさん一定是个学霸呢。」まふまふ调笑着。


「学霸算不上,不过是成绩能看得过去。」


想到在那个黑白的学校里面,同学们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成绩单,老师用假惺惺的语气关心着自己。


羡慕什么?我不过是能够取得好分数而已。


我更羡慕的是你们能看到我所看不到的世界。




似乎是发现了气氛的尴尬,まふまふ转移了话题。


「呐そらるさん,现在看来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呢?」


「最喜欢的…」


我抬头望着天空,很舒服。


「蓝色吧。」


「唔…蓝色吗…其实我也很喜欢蓝色呢。」まふまふ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不过那家伙本来就长得十分可爱,后来我了解到他年纪比我小一点,于是我打算以『君』来称呼他。


我们继续走着,漫无目的地前进。




没多久我就有些疲劳,我们坐在绿色的草地上——这个颜色我并没有忘记,望着蓝色的天空,开心地交谈着。


他告诉我,他曾经有被车子撞过的经历,他倒在血泊里,看着旁边父亲露出惊恐的表情,母亲差点抑制不住而尖叫,他的世界模糊成了一片,仿佛只看得到红色。


「有时候看不见颜色也挺好的呢。」他说。


那段话又让我想起了我的记忆,我躺在红色的血泊里,旁边是黑白的路人,我…


不对,这不是我的记忆。


「まふ君,其实我那段记忆…是你的吧?」


「嗯?是哦,所以我才会很惊讶呢。」


无害的笑容。


我无奈,但紧接着又关心起他来。


「血…红色…很痛吧?」


「是很痛没错,感觉视线里充满了红色,身体已经快要麻木了,四肢根本无法动弹,意识也模糊了。不过模糊了还好,就不用继续感受疼痛了呢,然后…过了很久,我遇到了そらるさん你。」


然后…


直接省略了中间过程吗?


不过我对这过程没什么兴趣,只是稍稍有点在意罢了。


夕阳的颜色似乎是橙红,沐浴在一片橙红色中,まふまふ与我并肩坐在草地上一同望着夕阳。


我发现我很喜欢和他聊天。


但是这一切是什么呢?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色彩,什么是搭配,这个人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这个人的画是什么样的。我只能从不一样的深浅之中大致分辨出这是两个颜色。


但我没有见过真正的颜色,不知道红色是什么样子的,蓝色是什么样子的。


每天躺在床上我都默默祈祷,能不能在梦里让我见到彩色的世界,哪怕只有一瞬间。我想知道这个世界长什么样子。


但过了十四年,我的每个梦都是黑白相交的颜色。就算我真的做了彩色的梦,我也无法分辨出来吧?


直到我发现我患了一种奇怪的病症,我并不是单纯的色盲,这种病症只有在十五岁以后才会觉醒出它的基因。


但这种病症十分少见,医院无法治疗。


不过我并不讨厌这个病症,虽然是他让我失去了辨别颜色的能力,但他彻底让我爱上了做梦。


包括梦里的,那个少年。




天色渐晚,夜幕笼罩了大地。我们继续前行,来到了一个似乎是森林的地方。


茂密的树林中我们只能依稀看到月的光亮,まふまふ拉起我的手,以不要迷路为由。


算了,反正也有点冷了。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新的亮光,这个颜色有点像草地,那应该是绿色吧,只不过要浅得多。这种浅绿色的光芒仿佛被打碎一般散落在半空,朝我和まふまふ袭来。


「呀そらるさん!快看,萤火虫。」


萤火虫?哦,这个就是萤火虫呀。


依稀记得在某一篇课文里面提到过,萤火虫是在夜晚散发着美丽光芒的生物,它们十分渺小,但依然努力用自己微弱的光点亮大地。


「它们很喜欢そらるさん呢。」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它们包裹着我。我的视界内充满了淡绿色的荧光。


这么说来淡绿色也很好看呢。




我们一天都没有小睡休息,但却一点也不困,我感到很奇怪,但这样的经历并不多,说不定只有这么一次。


已经快要破晓了。我们最终停留在了一座小丘上。肩靠肩坐在丘顶,我望着东方即将升起的日出若有所思。


那段记忆,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まふまふ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有颜色吗?


「喂まふ君。」


「嗯,在!」


「我想了想,我果然还是喜欢蓝色,还有我很讨厌红色。」


我扭头平静地盯着他的眼眸,却见他长大了嘴。


「诶?最讨厌吗?所有颜色都很好看的不能随便讨厌的。」


突然开启了说教模式的まふまふ让我完全不想听他的发言,我索性开始观察东方日出。


虽然说红色很好看,但是…


红色会带给人痛苦,至少带给了你痛苦。


而你…会不会再次带给我痛苦?




「说起来我们,还能待多久?」


「那要看そらるさん愿不愿意醒来咯。」


醒来,果然你是假的。


太阳已经升上天空,照亮了这个七彩的世界。


我贪婪地眺望着,其实我一点也不愿意离开,但我更加不能逃避。


「愿意。」


「诶好狡猾!まふまふ还没和そらるさん待够呢。」


像是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但顷刻他又出现在了我面前,红色的眼眸紧紧盯着我。


我从那抹红色之中看到了自己。


「那么就再见吧,不过不可以讨厌红色哦。」


他说完这句话,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亲吻了我的嘴唇。


我愣住了,刚想说点什么,他却已经离开。他闭上眼,融化在天蓝与草绿之间。所谓这个叫まふまふ的人,他根本不存在。


所谓的まふまふ,只不过是我的臆想。




我醒了,再也看不见任何色彩。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呀太好了终于醒了…」母亲的脸上挂着泪痕,十分担忧地望着我。


「我睡了很久吗?」


「睡了一整天,还好你醒来了…不然…」


「不然如果颜色臆想症患者没能从臆想的梦境中醒来,就永远只能存活在虚假的精神世界里了。」医者进来打断母亲断断续续的回答。


选择醒过来真是个正确的主意…可能吗?


我发现我又看不见颜色,我的世界依旧只有黑白灰。


但是我必须面对我的现实。


窗台上的那盆植物应该是绿色的,绿色是什么样子的?


那朵花是橘色的吧,橘色是…


天空是蓝色的,我的血液是红色的。


他的瞳孔是红色的。




我突然有点想念他的红色了。


说真的,我很讨厌红色。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色彩,什么是搭配,这个人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这个人的画是什么样的。我只能从不一样的深浅之中大致分辨出这是两个颜色。


但我没有见过真正的颜色,不知道红色是什么样子的,蓝色是什么样子的。


每天躺在床上我都默默祈祷,能不能在梦里让我见到彩色的世界,哪怕只有一瞬间。我想知道这个世界长什么样子。


但过了十四年,我的每个梦都是黑白相交的颜色。就算我真的做了彩色的梦,我也无法分辨出来吧?


直到我发现我患了一种奇怪的病症,我并不是单纯的色盲,这种病症只有在十五岁以后才会觉醒出它的基因。


但这种病症十分少见,医院无法治疗。


不过我并不讨厌这个病症,虽然是他让我失去了辨别颜色的能力,但他彻底让我爱上了做梦。


但我或许无法再做那样的梦,也无法见到那个美丽的世界。


包括梦里的,那个少年。




或许我是喜欢红色的。


或许我该感谢你。




『我根本不存在。』


『我是そらるさん的臆想啊。』


『但是,颜色臆想症是无法治疗的。』


『所以说不定,还有再会的可能性哦。』




『我叫そらる,我的生命终结在了40岁。


我的最后一刻终结在了一辆黑色汽车手上,妻子惊恐的目光和女儿惨烈的尖叫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那时的你,就是带着这样的痛苦而离去的吧?


是很痛没错,感觉视线里充满了红色,身体已经快要麻木了,四肢根本无法动弹,意识也模糊了。不过模糊了还好,就不用继续感受疼痛了呢,然后…


我与我的臆想,彻底消失了。』




-Fin

评论
热度(141)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