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mafusora】赤瞳综合症/绵延的朱红色

疑难杂症十题No.4/色系企划No.12


No.1 无色渐隐症 No.2 颜色臆想症 No.3 食梦貘


合在一起写了www


ooc严重 勿带三 我也不知道虐不虐


有奇怪的设定!!!


写完就开始还点文www




赤瞳综合症/绵延的朱红色




谁也看不到的角落里。


存在于某个人类的眼眸中绵延着的,仿佛要将他包裹起来的。


那份病态的,想将人占为己有的,无法抵御而绵延增长的朱红色。


『在那孩子的眼里,我好像看到了末日的夕阳。』


介于红色与橙色之间的颜色。




『朱红色是令人厌恶的颜色。』


他不知道曾听谁说过这句话,只是偶然间从镜内看到了自己的眼眸深处,看到了隐隐约约的朱红。


『不,明明是一种美丽的颜色呢。』


这又是谁?


他极力盯着自己的瞳孔,仿佛是被血丝所包裹着一样,朱红色在绵延。


我是谁?我讨厌这样的颜色吗?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颜色?


他闭上双眼想稍微休息一下,或许是自己的视觉混乱了,但睁开眼时看到的依然是那正在绵延的颜色。


「まふ君?」洗漱间外有人敲了敲门。


「嗯?我在。」


「去学校要来不及咯。」


他揉揉眼睛应了一声,随意接了点水往脸上一抹便离开了洗漱间。




「早上好。」


将书包扔在桌上,まふまふ又看到了那个人。


坐在他前桌,正趴着睡觉的优等生。


「そらるさん,睡着了吗?」


对方微微动了动示意他的存在,模糊地吐出一句早上好。


「昨天又熬夜打游戏了嘛?啊真羡慕优等生呢完全不用复习,我可是被考试吃得死死的…」少年叹了口气趴在桌上。


他却突然转过头来,本来只是想回句话却发现了一些异样。


「まふ…你的…眼睛…」


「眼睛?」


「…不,你也没睡好吗?感觉有血丝呢。」虽然说是血丝,但是看着颜色却有些奇怪,不过そらる并没有想太多。


まふまふ眨了眨眼睛,突然想到了早上的事情。


「唔…大概是觉醒了呢,天之幻眼之类的东西…啊好痛。」


そらる敲了敲まふまふ的脑袋,无奈地盯着他。


「所以说,你也给我好好休息啊。」


「天天熬夜打游戏的そらるさん可没有资格说我呢。」


说完他又趴到桌上,そらる也将头扭了回去。


被注意到了吗?绵延着的朱红色。




「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下午,少年默默地走近家附近的一家医院,坐在白衣医者的桌前。


「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医者推了推眼镜,看上去有些苦恼,「身体其他地方有什么异样吗?」


少年摇摇头。


「还是说…是心理问题?不,给我一段时间,我需要查一查。」


「好,麻烦您了。」


少年理了理衣领,起身鞠躬道谢。


瞳色变化啊…


他望着天空,那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朱红色…为什么是朱红色而不是天蓝色呢?」


少年低喃着。




可以把人吸进去一般的朱红色。


少年的眼中绵延着这样的颜色,似乎只是他内心的写照。


第二天他接到医生的电话,那边的语气似乎有些沉重。


「请问是まふまふさん吗?」


「嗯,是我。」


「关于你的病症,我查到了一些结果,下午有时间的话过来一下吧。」


まふまふ愣了几秒钟,回答了一句好。


下午放学后他直接来到医院里,顺着印象中的路线找到了那位医者,而对方显然已经等他很久了,看到他推门进来后推了推眼镜,并示意他坐下。


「我查到了一种叫赤瞳综合症的病例,病症是眼睛逐渐变成红色,当然…红的程度不太一样。朱红色也是有的,这种症状的原因是…」


他停了下来,直到まふまふ点点头才继续说。


「…单恋。如果不能治愈,轻微的会失明,严重的可能死亡。当然我查到的案例以失明为主。这是一种疑难杂症,暂时痊愈的方法只有保持双向喜欢。」


双向…啊。


「是吗,谢谢您先生。」


他站起来,对医者鞠了个躬。


赤瞳综合症。


不可能啊,这种事情,这种感情,我这种人,都是没有办法被接受的呢。


说出来一定会被觉得,我很恶心,我居然喜欢同性,我为什么不早点去死。


听起来很糟糕呢,果然我是单恋。




まふまふ把そらる单独叫了出来。


对方疑惑地望着他,但他却什么也没说。


「呐そらるさん。」他抬头望着天空,再低头望着这片自己的天空。不,是自己渴望占有的天空。


活该我会感染这种病。


「そらるさん我说啊,我可能要转学了也说不定。」


「…转学?」


「嗯,所以以后可能见不到そらるさん了。」


「…」他似乎顿了一秒,随后说,「我不在意。」


「是吗…」


まふまふ垂首,没多久再次带着笑容抬起头,对そらる说:「不过一定会再次见到そらるさん的,请放心哦!」


他没有给そらる回答的机会,私自跑掉了。


そらる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眉毛似乎蹙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对不起呢そらるさん。




「看来你的单恋很严重。」


「是的,所以我想,我大概是第二种结局了。」


他露出有些悲伤的表情,白衣学者不禁也有些同情起来。


这家伙的家人知道之后也会很难过吧。


「一般赤瞳综合症患者还可以活多久?」


他盯着まふまふ的眼睛,那里已经是一片朱红。


只差一点就要绵延到尽头。


「色素扩散得很快,估计…三天左右。」


「…嗯,我知道了,谢谢您。再…不,永别了先生。」


他露出了轻松的表情,仿佛三天之后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该死的单恋。


犹如末日的夕阳,与眼中绵延的朱红色。


一切都将永别吧。


包括我一直单恋着的,我喜欢的那个人,我喜欢的那片天空,我妄想占有的天空,终将变成我末日的夕阳。


再见了。




<<<




「…まふ?」


「喂まふまふ!」


「…啊,是!」


そらる恼怒地敲了敲他。


「你今天怎么了,那么反常。」


「没事哦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可是超元气的存在。」


そらる却盯着まふまふ那双眼睛。他所认为的『血丝』又增加了不少。


「你最近…一直没有睡好?」


「诶?啊…嘿嘿被发现了。」


像是在故意隐瞒什么一样,そらる眯起了眼。


「是说,そらるさん为什么突然那么在意呢?」


「…不,没什么。」


そらる扭过头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那天看到他的眼睛便心生疑惑,那像是血丝却又不是血丝的颜色。他稍稍有些在意,以科普知识的目的打开了电脑。


搜索『朱红色的眼睛』。


跳出的一条条消息让他触目惊心。单恋的患者居然这么严重,只是眼睛变红这种预兆而已。


…是说,まふまふ他有喜欢的人吧。


他突然感到有些难过,不知道为什么。




他是什么时候注意到まふまふ的呢?


似乎是从两个人成为前后桌开始,他注意到那个内向的少年心中有着一片山河。


他笑起来很可爱,说话声音软绵绵的,在看到自己主动与他说话时竟有些受宠若惊。そらる自己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对他的影响力那么大。


「そらるさん,或许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呢。」


只有我一个?平时会和你说话的人也不只自己吧。


但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接近自己,总是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贴到自己脸上,总是睁大眼睛用委屈的眼神跟自己装可怜,总是关心自己即使他自己也有问题。


但他有喜欢的人,而且看来患上这种疑难杂症,是很深的单恋才对。


…完全没有可能吗?


这么说来自己也是,光是会喜欢上他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荒唐了,更何况两个男人是没有办法在一起的。


呐如果,因为你我也患上了这样的病怎么办?





那天まふまふ将他单独叫了出来,对他说自己要转学了。


转学?


喜欢的人在新的学校吗。


「以后没办法见到そらるさん了呢。」


「…我不在意。」他想了想还是如此开口。


如果你能找到你喜欢的那个人,如果你能痊愈,如果你不会死。


我不该那么自私。


そらる看着まふまふ微笑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胸口抽地一痛。




まふまふ转学的消息是隔天在班上传开的的。


在意或不在意他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谈论一点,但没过多久就投入到自己的世界中去了。没有人说他去了哪个学校,他也没有留下什么赠言,但却有一封留给そらる的信。


信上只有几句话,嘱咐そらる保重。


「什么啊,这家伙转学还要担心我吗,我自己…」


我自己可以的吧。


他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专心过自己的日子。




日子照常过了几天,まふまふ逝世的消息在几天后再次传入そらる耳中。


什么?逝世?


不,也有说他去了另一个城市的。


そらる自我安慰着,如果只是离开了这个城市,那么一定还有再会的机会,没错,如果…如果什么?不,他早该知道了。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总之是不可能回来了。




夜晚そらる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什么不太对劲。


从眼球的深处,似乎在绵延着一丝浅浅的朱红色。


如果我是天空的话,这份朱红就是我末日的夕阳吧。


「都怪你,我已经无法痊愈了。」他笑着。




『在那孩子的眼中,我好像看到了末日的夕阳。』


『但夕阳之后便是重生的天空。』


『这是我无法阻挡的朱红色。』


谁也看不到的角落里。


冰冷的少年与一具死尸。




-Fin




评论(21)
热度(88)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