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mafusora】部屋の中に【点文】【花吐paro】

satoruさん的点文!之前记错了不好意思!
于是我不艾特了【其实是手机不会x
2600字的小短篇…短得都不好意思放了ˊ_>ˋ
为后天的月考攒攒rp呜呜呜!!!这次考试挺重要希望能考好!!!

OOC注意
勿带三w

写了花吐梗www
梗不是太了解可能会有出入…请谅解!不然就当私设吧【x



部屋の中に




房间布满花香味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まふまふ从没见过そらる买花,当然更不会种花。比起娇艳的花朵,まふまふ知道他更喜欢绿色植物。而そらる也不是平时会喷香水的人。


他有空时便会来そらる家作客,但以前从未闻到过花香。


「そらるさん难道最近开始养花了?」


まふまふ放下杯子,带笑看着茶几对面坐着的そらる。


「…没有。」


「语气有点心虚诶,没关系嘛そらるさん,种花又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


他却偏过头,巧妙地略过这个话题。


「呐そらるさん,可以用一下电脑吗?」


电脑在房间里,そらる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


「好,不过房间有点乱,给我五分钟。」


まふまふ并没有要求一起进去,他只是乖乖坐着沙发上喝着水。是个人都会需要一些隐私空间,そらる也不例外。这点まふまふ当然知道。


不过他还是好奇,そらる那间充满花香的房间里到底有着什么。


不到五分钟そらる便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走了出来。袋子并不大,看来并不是很多。


很多什么呢?


まふまふ有些好奇,但只是把它当作正常垃圾看待,没有多问。


「这些我晚一点再处理,可以进去了。」


他只是把塑料袋靠在门边,邀请まふまふ进去。


「那么,打扰了。」




虽然用电脑只是一个借口,但まふまふ确实有要处理的事。虽然这些事情回家再说也不迟。


そらる此时只是看着他刷刷网页,偶尔点开某个投稿直接外放听着歌,偶尔打开推特说说日常。


「呐そらるさん,家里有汽水之类的吗?」


明知故问,他哪次来没有开过冰箱。


「有果汁。」


虽然知道如此,そらる还是回答了。而且他知道,这不过是まふまふ想支开自己的借口罢了。


已经整理过房间了应该没问题。


他拿起まふまふ的马克杯走出房间,却没发现,桌角那里还漏了一点赤红,是他之前没有注意到的。


まふまふ却很快就注意到了,趁そらる出去的间隙,他悄悄捡起那片带红的花瓣。放进口袋里。


そらる随后就端着杯子进来了。他也飞快地扫视了房间,没有发现异样。


还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他不知道的是,被他漏掉的痕迹,正静静地躺在まふまふ的口袋里。




まふまふ没待太久就离开了そらる所在的公寓。他出门之前特地询问そらる是否需要自己帮忙丢垃圾,被他很坚定地回绝了。


他略有些鬼祟地回到家带上门,将那奇怪的花瓣放在日光灯下凝视。


紧接着,他拿出手机,咔嚓一声,点开论坛,新开了一个帖子。


『标题:朋友的房间里发现了这样的花瓣。』


『内容:最近总觉得好友的家里有花香味,今天去他房间里正好发现了这个[图片]他不养花也不喷香水,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答案是不是自己所想的,曾在网络上看到的那样。


等了很久依然没有自己想要的评论,无非都是灌灌水,まふまふ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去拿点果茶,却突然得到了回复的提示。


『回复:这样的花瓣我有印象,以前彼氏さん的房间里也有过,后来知道是他一直暗恋我而产生的病症。大概是叫吐花病哦,说不定好友是恋爱了呢。』


恋爱吗。


他向那位姑娘回了一句感谢的话。




そらるさん有喜欢的人?还是单恋?不仅如此,还单恋成疾了。


好奇心驱使他去猜测去询问,但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そらる那种一点也不坦率的人,要让他开口说自己喜欢谁,再等个几年吧。



而且そら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这件事,他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度过着每一天,除了依然锁着房间的门。


想知道,想知道そらるさん房间里的秘密,或者说是,そらるさん心房里的秘密。


他将那片花瓣压在桌上,考虑着是否要去Line上轰炸他。


而趋势まふまふ这么做的原因是,当天晚上他突然感觉喉咙有些异样,紧接着咳出了一朵带血的花。


对了,这东西会传染。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明天我可能会来打扰你哦!对就是明天哦——不要问为什么又来了哦——请准备好迎接まふまふ的到来!!』


治愈的方法似乎只有两情相悦,而自己是被そらる传染的,如果そらるさん痊愈了自己应该也就好了吧。那时的まふまふ是这么想的。


そらる并没有多疑,显然他没有发现那天他漏掉了什么。


但他这次明显多心了一点,认真地检查过房间的角落。


不但会被知道,对方还会被传染,他当然要将它们藏好。


可是自己呢?


据说吐花病不被治愈是会死亡的,而治愈的方式只有一条——两情相悦。


什么,我真的要向那个笨蛋告白?可是被拒绝了怎么办?


当然眼下他还是决定先招待好まふまふ。那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习惯往自己家跑,明明自己在家也不会饿死,就算现在是夏天没有空调…


不,そらる摇摇头,他显然只是不相信他所期待的原因罢了。




下午,まふまふ如期到访。


「下午好そらるさん,最近过得怎样?」


最近?这家伙前几天才来看过自己吧。


但他没有说什么,反而自觉地走进厨房拿出准备好的玻璃杯,往里面倒满了果汁,放到茶几上。


「谢谢。」


他很自然地举起杯子,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そらる总感觉まふまふ有话要对自己说,但那家伙只是喝着果汁,偶尔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发现他完全抓不住まふまふ的心思。


「呐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发愣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了,话音中带着笑意。


「我发现我最近…感染了一种奇怪的病。」


…没错,脑子有病。


当然他没有说出口,只是平静地盯着对方的眼睛等着他开口。


「我发现我能吐出花来哦!很奇怪的病吧,但是感觉好厉害,不会是觉醒了什么技能吧?」


「…吐出花?」


「对哦,红色的花,そらるさん难道说有见过吗?」


说出这句话的青年轻轻笑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そらる此时却突然紧张起来。那天まふまふ来访离开时他就觉得不太对,还以为只是自己多心了。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そらるさん啊,我…」


「等一下。」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对方打断了。


「…听着,我知道你会觉得很恶心,不过我想不说出来的话这事就没办法结束了。」


そらる顿了顿,接着说。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碰了我房间里的花瓣?」


但まふまふ只是睁着眼睛带着无辜的笑容看着他,他克制住想揍人一拳的冲动,却是直接抓着人的脑袋将嘴唇凑了上去。


管你的,只要我治好你也就好了。


纠缠了数秒,そらる自己将头缩了回来,但まふまふ却反而抱住他没有让他就这么离开。


「そらるさん真狡猾,明明我想听的都还没听到。」


「…你早就知道了?」


そらる后悔刚刚送上去的是自己的嘴唇而不是拳头。


「其实不知道啦,不过刚刚そらるさん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哦!所以说,说出来嘛そらるさん!」


「…拒绝,你知道就好。」


「诶——!好狡猾,那我也不说了。」


…这家伙。


そらる是第三次产生了想揍他一顿的冲动,但最终还是没有。


不一定非要亲口承认才能得到答案,比如说,まふまふ离开前在额头上的那个浅吻,和再也没有花瓣吐出的喉咙,很好的证明了这一切。


房间之中存在过的香气似乎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不知不觉对着手机勾起浅笑的青年。


笨蛋。




-Fin

评论(12)
热度(51)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