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mafusoramafu】嫉妒之花

疑难杂症十题 No.6
勿带三!!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cp是mafusoramafu 应该是偏前者这点就不多说了
suzumafu是友情向
这篇写得很没有头绪…对不起了!
最终也只有4500字…想不出什么东西了qwq感觉像流水账
希望不要介意!能喜欢就最好了!




嫉妒之花




似乎还是在他很小的时候。


他无法克制这种情绪,只是突然,可能是在看到自己的母亲给自己的弟弟买了一件自己一直很喜欢的玩具之后。


花种是那时候种下的吗?


他不知道,只是有人告诉他,如果不加克制,那朵花就会长成熟。


成熟的后果是什么?


对不起,暂时无可奉告。




他并不想成为一个容易嫉妒的人,在外人看来他似乎完全不在意任何事,就算多年前看到自己的暗恋对象在和隔壁班的男生接吻的时候。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怎么可能不会在意?


只是一旦嫉妒起来,从小种下的那颗种子仿佛在他的心中隐隐作痛。


在别人眼中他是如此优秀,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是优等生,拿着全校最高的奖学金,外貌也不差,不过或许是他生性不太热情,他并不算很受欢迎。


直到现在毕业了也是,在企业里拿着足够的薪水,得到社长的表彰,受到同事的羡慕,他不认为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满的。


但是为什么母亲更疼爱自己的弟弟?


他一直如此优秀,但内心一直饱含着无限嫉妒。


包括此时,当他看到自己中学时代的两个玩伴开心地讨论着自己所不知道的话题时。


「所以スズム君是打算去冲绳旅游吗?」


「嗯,果然还是听了你的建议,冲绳大概是个足以放松身心的地方…今年的干劲都已经用完了。まふ君你不会还决定待在家里吧?」


「啊…对我来说待在家里就够了。不过去冲绳可别忘了土特产哦。」


他们虽然不在一家企业工作,却会时常像以前那样,三个人出来聚会。


而他一直忙于自己的事业。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这么拼命想做给谁看?


这个问题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不,原来他们早就开始商量起长假的旅游计划了。


「对了还没问呢,そらるさん打算怎样过?」


「…我还没有想好。」


そらる正是他的名字。


「还没想好啊?从上周开始スズム君就一直说要出去旅游了,嘛不过怎么想我都还是会待在家里的。」


原来上周就开始决定了吗。


说实话,そらる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样。




他看着眼前的两人一边喝着冷饮一边开心地笑着,他到底怎么了?


明明都是自己的好朋友…明明以前还…


又来了,心脏传来的痛感。




难得的长假,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像まふまふ那样?不,那家伙在家也就是睡觉和打游戏了,自己在干什么呢?


他就这么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头上没有打开的吊灯。手机放在了一边,随时无声地传来twitter的提示,屏幕亮了一阵又黑下去。


他无意去看,只知道是友人正在发表着关于假日旅游的推文。


不然就是另一个人在发表着游戏的记录吧?


突然他却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绿色图标,淹没在密密麻麻蓝底白纹的小鸟图标中。那个当然不是Twitter的提示。


『今天一直没有看到そらるさん在twitter呢,感觉很奇怪是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事,最近比较疲倦。』


编入这样的文字回复了过去,没有再等对方回复,他把手机丢到一边。


胸口的位置,好痛,最近越来越强烈了。


『对了,我找到一款很棒的游戏,そらるさん要一起玩吗?』


手机被到放在床上,屏幕微弱的光也被完全遮住。


『そらるさん??不在吗??』


『我可以直接来找你吗?』


『そらるさん——十分钟内不给我回复我就要来了哦。』


手机屏幕亮起,又再次暗淡。




そらる听到敲门声是半个小时后的事。


其实まふまふ家离这里并不远,步行的话似乎一刻钟就够了。


「そらるさん,在家吗?」


他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话音,伴随着有些急促的敲门声,突然想去摸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它还躺在床上一熄一亮着。


打开门,他看见友人脸上略微担忧的笑容。


「呼…没事就好。我把游戏机带来了,要一起打吗?」


「都是上班族了怎么还这么喜欢打游戏?」


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侧身好让まふまふ进来。


「法律可没规定成年人不能打游戏,再说スズム在的时候我们也经常聚在一起打游戏呢。」


「スズム啊…那家伙现在在冲绳吧?」


「嗯,说会给我们带特产回来的,如果是吃的东西就最好了。」


说起吃这个话题,まふまふ的嘴角勾起了微笑。


そらる也想跟着笑笑,但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还站着的他一个踉跄,半跪在地上捂着胸口。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奇怪的痛感再次传来了,而且每一次都比前一次剧烈一点。そらる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病症,上次忍不住去医院检查时,医生只是拿着检测结果告诉他,你的身体没有问题,数据都是正确的。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有什么东西仿佛要穿透身体一般。


「そらるさん?没事吗?」


「没…呃!没事。」


这话连他自己也不信,他的身体似乎已经快被冷汗浸透了,无意识地紧紧抓住了まふまふ的衣角。


まふまふ有些紧张,十分担忧地望着そらる的脸,然后连忙将他的身体扶起来。


「这样不叫没事吧?去过医院了吗?没有去的话我们现在去吧?」


一连三个问句砸过来,そらる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要被痛感淹没。他不知道如何去除这种痛感,但是突然,他的脑内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脑内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你很痛吗?那就吻他怎么样?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他把まふまふ的衣领揪住,往他的方向拉扯,然后吻住了他的嘴唇。


まふまふ愣在原地,却突然发现そらる的表情看上去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


什么啊,这个是止痛剂吗,为什么呢。


「そ…らる…さん?」


离开时他看见了まふまふ惊讶的表情,居然没有厌恶,还真是出乎意料。


「我发现这样能缓解疼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嗯…没关系哦そらるさん,如果这样能缓解そらるさん的疼痛的话,对まふ来说是不在意的。」


他微笑着,一如往常般温柔又有些可爱。


「谢谢。」


「我会陪着そらるさん的啦,所以说不要担心!说起来这种情况真的不去医院吗?还是说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医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对此他也感到有些无奈,他极度渴望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剧痛,以及为什么まふまふ的嘴唇可以解决这样的痛。




まふまふ在他家待了一段时间后,遗憾地说他得回家了。


「如果そらるさん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随时叫我哦!嗯…需要像刚才那样我也不会介意的!」


「…好,谢谢你。」


他目送まふまふ离开,其实自己也很累了,倒在床上,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温柔的声音。


熟悉却又陌生地响彻在他耳边。


「母亲,我这次是第一名哦!」


「嗯是吗?不错。啊啦,弟弟怎么摔倒了。」


母亲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他看到小小的自己手里拿着成绩单,十分难过地看着前方的母亲。


「不要哭了哦,等会就带你去买你一直想要的那套玩具好不好?」


「嗯!」


年幼的弟弟抹掉眼泪,投入年轻女人的怀抱中。


「那个,我喜欢…」


「啊不好意思そらる君!手机响起来了!」


眼前可爱的女孩子略带歉意地望着他,然后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号码露出欣喜的表情。


「嗯?你在教室吗?我马上去找你哦。」


她挂掉电话,对他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


夕阳下他路过那个教室,两人接吻的画面定格在那一瞬间。


「スズム君已经决定了去冲绳吧?」


「是呢,果然还是听取了你的建议。」


他呆呆地望着眼前自己的两个好友谈论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喂,我说你。」


什么?这个声音是我自己的。


眼前和他长相几乎


「嫉妒的发狂对吧?」


「你是谁?」


「你知道嫉妒之花吗?」


…嫉妒之花?


「也是,不知道很正常,毕竟这是种疑难杂症,也只能怪你太不幸了,偏偏我就寄生到你身上来了。」


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青年嗤笑着。


「所以说,我嫉妒发狂的源泉是因为你?」


「不愧是以高智商著称的そらる,选择你当宿主的我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喂,怎么说我才是那个不幸的角色吧?」


对方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是呢,真是可惜,只要我没有足够的养分,我就会慢慢死亡,嫉妒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养分,不过呢,你有办法停止吗?你看。」


他笑着指了指眼前的景象。


母亲对弟弟关切的拥抱,暗恋的女生在和其他人接吻,自己的好友在谈论着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我会这样也是因为你吧?」


「唔,不错嘛,很聪明呢。」


そらる露出了苦笑,他何尝不想停止他的嫉妒,但因为病魔的操控他无法停止。


然后他发现,自己开始嫉妒起那些并没有惹上这一病根的人。


真是可笑的生命啊。


「如果不停止嫉妒,我的结局是怎样的?」


「死亡,刺激吗?」


刺激吗?


谁知道呢。




睁开眼时天色已晚,まふまふ已经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即使只是梦,如果刚才的话是真的,那么试着不去嫉妒也是可以的吧?


房内没有开灯,他有些艰难地找到自己的手机,微弱的光线也有些刺眼。


『喂まふ,改天一起打游戏吧。』


发过去了这样一条消息,对方没有很快回复,そらる决定先把灯打开。


暖黄色的灯光充斥着整个屋子,手机的光也没有那么刺眼了。他起身出门,打算去厨房倒点水。


回来时まふまふ已经给了回复,依然是关心的话语,以及对此的一些期待。至于具体是多久,两人谁都没说。


已经睡过一觉了,此时再睡一觉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他决定出去逛逛,顺便吃点东西。


嫉妒之花…吗?


他摇摇头,不去想那么多。




所谓的『养料』到底是什么?


花朵早已在他体内成型,看来是很难治愈了。




距那天的约定大约过了三天,两人却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


直到假期已经结束,スズム从冲绳回来带了不少纪念品,三人再次聚在一家小店。


「这几天まふまふ也没怎么活跃了,难道说有什么事吗?」


スズム喝了一口红茶,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望着他。


「呀?说有什么事…嗯…这两天是比较忙呢!嗯…」


スズム看他嗯了半天也没有嗯个所以然出来,他更加决定要欺负一下这家伙。


「脸很红诶まふ君,语气也很心虚哦。不会是…女朋友??」


「等一下!Stop!!停止这个话题!」


「果然嘛!」スズム看上去十分得意。「之前说过的那个女生吗?」


「嗯…」


まふまふ果断放弃了隐瞒,把实情说了出来。


女朋友?喜欢的女生?


之前那个?


什么时候。


そらる才发现,他们之间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胸口又传来一阵剧痛,这回他知道原因了。他很想忍下去,这样的事情在外人眼里或许不值得嫉妒,尤其是对一个成年男性来说,但是嫉妒之花的作用效果实在太强大,他不知道该怎么压下自己的嫉妒。


まふまふ的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そらる的思绪。他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接起电话,紧接着话语里充斥着期待。


「什么?你也在这附近?啊,嗯,我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哦,和スズム君そらるさん一起…啊?来找我吗?」


スズム脸上的笑意更深,そらる却不知道自己的心情。


直到那个女孩子过来和まふまふ挽着手向他们道别,そらる才回过神来。


「我会陪着そらるさん,所以没关系的。」


「如果有事的话请跟我说!」


该死的嫉妒。


「そらるさん…怎么了吗?脸色很不好的样子。」


「我没事,スズム,我想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是吗?那好好休息,实在不行还是去病院吧。」


そらる向他挥手道别。




该死的嫉妒,该死的疼痛。


そら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被冷汗浸透,但远比上次严重。


现在给まふまふ那家伙说一句自己很难受,他会马上过来吗?


不,那家伙也有要陪伴的人呢。


不,我在嫉妒什么呢?明明是自己的好朋友,恋爱这种事不是应该微笑着祝福吗?为什么偏偏是我变成了宿主。


「呃啊…」


心脏的位置仿佛有什么要冲出来一般。


そらる倒在床上,紧紧地抓住床单,但他已经浑身无力,手指稍微松开了一点。视线变得模糊,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只知道糟糕透了。


为什么会如此强烈?


自己对まふまふ,到底是单纯的嫉妒,而是喜欢到嫉妒?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他几乎快失去知觉,心脏跳动的频率在逐渐变快,但这只是暂时。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胸口冲了出来。


一阵强烈的剧痛之中,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朵艳黄的玫瑰。


荆棘刺入他的皮肤,そらる已经没有感觉了,勾起一抹自嘲的微笑,他被墨绿色的荆棘包围,仿佛成了他的坟墓。


一片墨绿色中,黄色的花朵开得很娇艳。




-Fin


评论
热度(57)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