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意外のチュー

第一棒真的压力超大👏大家辛苦了!!!

甘党产粮试验田①号:

食用须知:


#甘党产粮试验田①号的第一次联文


#各位小天使都辛苦了!


#ooc注意请不要上升三次元


 





*


第一棒shuko @Shuko 


*


感觉到有一些异样是在洗漱的时候,当天月将手伸到一个适当的高度打算拿自己的牙刷却发现扑了个空,他这才开始打量起镜子里的自己。


 


说起来更早一些就应该察觉到的,例如今天早上起床时拖鞋并不在昨天应该在的位置,甚至房间也完全不一样,只是自己昨天熬夜熬得太晚导致早上起床有些迷糊,或是说这里的布局对他来说也实在太过熟悉。


 


是公司里歌词太郎さん的家。


 


他和歌词太郎之间似乎存在着无法理清的关系,只是两人一直以来就是很好的朋友,时不时会到对方家里做客。有时两人也会约着喝酒,时间晚了就在对方家里过夜。这一切对于社会人来说都太过正常,只不过……


 


镜子里的那张脸,的确是伊东歌词太郎的没错。


 


难以置信地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天月顾不得洗漱就跑进了房内,找到歌词太郎的手机


 


「我记得,密码确实是生日才对……」


 


修长的手指输入了对方的生日,解开手机的锁屏后天月迅速找到了通讯录中自己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对方接听的速度比自己意想中的要快,没等天月开口,电话那端就传来了自己的声音。


 


“是天月君吧?太好了,我还正苦恼着不知道天月君的密码怎么打电话过去……”


 


说实话,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天月有些别扭。可他此时也顾不得这些:“是我,歌词太郎さ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好像是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电话那头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困扰。


 


“我也是,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在歌词太郎さん的家里,洗漱的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歌词太郎さん。”


 


可昨天晚上自己只是很正常的加完班回家就睡了,对方想必也是如此,他也没做什么不正常的梦——即使是不正常,那也本来就是梦的特性吧。


 


“总之先见面再说吧,天月君请在家里等着我。”


 


“啊,其实……”


 


其实他自己也想回趟家,可惜这句话没来得及说出来,对方就着急地挂断了电话。


 


总之,先在这里等着他吧。


 


*


第二棒aki @结晶态脑洞 


*


 


 “好了——!天月君请用茶。”


 


    天月别别扭扭地在对面的榻榻米上跪坐下来。伊东比他只高出几厘米,却要瘦得多,外加手长腿长,导致无法习惯这些的他、在做一些相对复杂的动作时,总是存在奇异的违和感。


 


更不要提……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自己面前,以主人的姿态熟练地招待着自己的模样,不管是谁都多少会感到奇怪吧。


 


    对面的伊东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从来没有近视经历的人突然不得不忍受轻度近视的折磨,偏偏伊东还毫无戴上眼镜的自觉,就这么普通地跑了过来。这导致他不得不始终半仰着头、眯着眼睛,从而确保自己看清对方的动作,令平素就时常一副没睡醒样子的天月的脸,显得更加……睡意朦胧了。


 


    啊——,原来我平时是这个样子吗……


 


    心情复杂地自我感叹着,同时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准备隐形眼镜(如果还能有以后的话),天月端端正正地道了谢,端起茶杯搁在手心。


 


    “那个,别的事就不多说了。关于我们眼前的问题,歌词太郎桑是怎么想的呢?”


 


    “天月君指的是身体的事吗……”


 


    伊东不太自在地挠着头发。天月的头发发质不好,毛毛糙糙的,令他不自觉地总想摆弄两下。


 


    “之前电话里也说了,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态。”


 


沉默了片刻后,伊东思考着说道,“如果用简单的话语概括,就是——我和天月君的身体互换,了吧?”


 


    “就是这样没错。但是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天月摸了摸鼻子。伊东的鼻子是挺直得过了头的那种,但他很喜欢——以前也总幻想着什么时候能偷偷地摸一摸。现在倒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摸个够了,可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也一样。”


 


    大概也觉得看到“自己”在面前活动太过惊悚,伊东转而盯着自己的手(天月的手)。


 


    “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大概就是今天休假这一件了吧。”


 


休假意味着有充足的时间来调查此事,以及不必出现在公开场合受人质问。虽说最坏的打算下这件事不一定能轻松解决,但能多一天的缓冲时间,总比没有强。


 


    “那是你,”天月面无表情,“我昨晚刚刚熬夜写好企划案,今天需要转交监督的。请设身处地为底层的小职员着想一下啊,歌词太郎桑。”


 


    “——对不起。”


 


    伊东干脆地道歉了。


 


    虽然天月称不上所谓的“底层职员”,但所在的部门比伊东的要忙碌很多。


 


    伊东比天月加入公司要晚些,但他年龄和资历都足够,并没有在基层待几天就升了职,目前比天月略高半级——不过两人的部门并不存在竞争关系,也谈不上嫉妒之类的负面东西。


 


    只是天月偶尔会不由自主地羡慕,私下还想过提交申请转去伊东那边,哪怕薪水暂时降些也无所谓。至于理由到底是想多点休息时间呢还是能更多地见到某人呢,这并不重要。


 


    “所以说……天月君,今天要过去加班吗?”


 


    伊东有些不安地转着杯子。老实说,他并没有在人前扮演天月的自信,而如果这种事被别人发现的话、多半会引起恐慌吧。


 


    ——虽然也有可能被当作恶劣的玩笑就是了。


 


    “加班倒是不用啦……”


 


    天月能够理解这种紧张。毕竟他也不愿意以现在的状态出现在人前。


 


    “不过,我得回家一趟。”


 


    可惜有些事非做不可。下定了决心,他深深吸了口气。


 


    “因为、我一定要在今天把企划案传给监督才行。”


 


*


第三棒哎嘿@戲言愚人


*


 


两个人略作商量,便一起前往了天月的家,总之要先把熬夜写好的企划交给监督,完成今天最基本的任务才行。


 


虽然身体交换的超展开设定似乎比工作更加重要,但是早点完成掉的话,他们也可以了无牵挂地商讨如何恢复原状的办法了。


 


比起通过低度数眼镜来调节视力达到正常水平的天月,突然转变成轻微近视的伊东似乎暂时难以对这个设定泰然处之,身长虽然相差不多,但近视所带来的感官上的变化可不是一星半点,至少,在视觉上他现在觉得自己离地面非常接近……这种感觉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


 


天月无奈地看着自己平时还算圆润的眼睛时不时眯起,脚下磕磕绊绊了一路,而占用自己身体的伊东似乎也很难堪,一直在不停的向他道歉。


 


“嘛……歌词太郎桑,不要再道歉啦。这边是近视人员所以完全明白你的苦恼,现在我们只能尽快回到我家,拿到企划案然后去公司交给监督——当然得戴上眼镜再去。”


 


“天月君说的有道理,不过我确实没有想到近视原来会带来这样的困扰……”


 


“虽然是会带来困扰,不过带上眼镜就一切OK啦。”


 


“那个,考虑到等会提交企划的时候不能出现纰漏,我觉得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改变一下称呼……至少适应一下?如果因为应对不当给天月君带来奇怪的传闻,那我真的是罪孽深重了。”


 


“噗,哪有那么夸张啦!就和平时一样,对遇见的同事打招呼,然后去把企划交掉出来就好啦。……不过称呼上确实是个问题,很容易反应不过来,那么,天、天月……君?”也许是用伊东的嗓音对着自己的脸还叫着自己的名字无论如何都太过荒诞了些,天月心里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而对面的伊东明显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眯起眼睛,犹豫了片刻也试着开口:“诶都……歌词太郎、桑……?”


 


“呜哇总觉得好可怕啊——什么啊这个。”


 


“是这样没错呢……要不是确认在我的身体里面的确实是天月君没错,说不定我会觉得自己现在是疯掉了。”


 


“但是就算可怕,也没有办法……必须快点适应对对方的名字做出反应。”


 


“……那,歌词太郎桑。”


 


“……什么事,天月君?”


 


“歌词太郎桑。”


 


“天月君。”


 


“……果然还是很可怕。”


 


*


如同计划一般,伊东和天月赶回了天月的家,拿到了企划案,天月做过检查确认没有问题后两个人又一起前往了公司,不过这次的伊东倒是正常起来,步伐不再磕绊,也不再眯起眼睛去观察四周。


 


“啊啊,我头一次觉得,视力正常原来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啊!”伊东扶了扶眼镜,感慨万千,“这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吧,歌词、啊,天月君。我刚才跟你说的一些企划相关你都记住了吗。”


 


“嗯嗯……不过这个告诉我真的没关系吗?”


 


“没事啦,我相信你啊,而且我们两个的部门又没有竞争关系。”


 


“那……你去吧,天月君,我在这里等你。”天月停住脚步,在公司附近的公共座椅前停下脚步,对伊东笑着说。


 


“嗯,那我去了……歌词太郎桑。”伊东点了点头,向公司的方向快步行去。


 


天月目送着他的身影一直到他消失在公司大门里,才收回目光,决定自己先思考一下这怪诞的超展开。


 


自己在睡前,似乎并没有做奇怪的事情……写完企划,洗漱完毕后已经困的不行了……应该是换上睡衣就倒在床上睡过去了,然后醒过来就在歌词太郎桑的家里,在歌词太郎桑的身体里了。


 


噫,天月捂住脸,刚才与身体的主人一起时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突然变成自己与暗恋之人的身体单独相处的情况……


 


还没来得及向糟糕的方向脑内展开,一个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了。


 


“伊东先生?”


 


属于年轻女性的,清脆悦耳的声音。


 


*


第四棒冬日 @フユビ(雪糕) 


*


    


     甫踏入公司,也確認好企畫案拿在手上了,便一鼓作氣的往監督所在的位置前進,明明稍早之前還表示沒問題的某人,在踏入電梯後就先發生了糗事。


 


“哎呀、天月君,今天不是休假嗎?”


 


“…阿?是的,只是有份文件必須今天交給監督來著…”看著似乎是身體主人的同事,伊東歌詞太郎趕緊回應,可是心裡卻緊張得要死。


 


不會一開始就敗露了吧!?


 


“诶?可是你按了八樓,我還以為是去找人呢?”


 


“我以為我按的是六樓呢哈哈…”糟糕,八樓才是自己的部門阿!伊東歌詞太郎在心裡喊著,一邊跟同事打著哈哈,一邊取消掉八樓的燈鍵。平常上班時都直接按八樓按成習慣了,真是…。


 


簡單結束掉對話,伊東歌詞太郎熟門熟路的走進天月所在的部門,深吸一口氣,想像著平時天月和同事們的相處及說話方式,也確認好要企畫案拿在手上了,便一鼓作氣的往監督所在的位置前進。


 


交付文件並沒有太大的困難,監督所提問的問題也迅速地回答完畢,對方收下了文件,接著,有些疑惑的眼神看著自己。


 


伊東歌詞太郎吞了吞口水。


 


“阿、沒事了,麻煩你休假還跑一趟。”發現對方緊張了起來,監督擺擺手示意沒事,等到眼前的人離開之後,才自言自語著。


 


  “怎麼覺得這孩子今天狀態挺好的?”


 


  *


 


“伊東先生?”


 


“…你好?”天月遲疑地打了聲招呼。眼前的女性…之前有聽對方說過,是剛來不久的新進同事,不知怎麼的,他覺得心底有些不快。


 


“伊東先生怎麼用問句打招呼呢?”女性掩嘴輕笑,稍微張望了一下附近,”話說伊東先生今天不是休假嗎?怎麼會來公司?”


 


“阿…稍微有些事情。”年輕漂亮的女性正對著自己說話,可是天月卻高興不起來,就算對方真的只是出於同事間的關心。


 


  原來歌詞太郎さん滿受女生歡迎阿…天月悶悶的想著。


 


  “あ…歌詞太郎さん!”剛從公司走出來就看到自己的模樣坐在那,雖然覺得挺怪的,然伊東歌詞太郎下意識的就要喊出實際上對方的名字,卻在看到旁邊的女性後硬生改口。


 


  “哎呀、你就是天月君吧?之前有聽伊東先生提起過你呢。”女性笑望著有著天月外表的伊東歌詞太郎,“糟糕、休息時間要結束了,有機會的話再聊囉!”


 


  女性看了眼腕表後隨即起身,向兩人致意後便離開,當伊東歌詞太郎看向天月時,只看到自己的眼睛正瞪著自己,滿臉的不開心。


 


  “…天月君,你生氣了?”


 *


第五棒红茶 @澪树 


*


 


“没什么!”虽然做出了这样的回答,但天月的行动显然和他的话语完全不符。


 


“欸,等等……天月君,你走的太快了……”伊东小跑着追了上去。


 


「咦?平时歌词桑和我一起的时候是有故意放慢脚步吗?」


 


天月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呐,歌词桑……”


 


咚!歌词太郎来不及刹车,一下撞到了天月身上。


 


“痛痛痛……啊,天月君想说什么?”


 


捂着鼻梁抬起头来,歌词太郎忽然想到了什么。


 


「原来平时天月君是这样看着我的吗?」


 


“我饿了,我们去吃千里眼吧,我请客。”


 


天月晃了晃手机的钱包,看着专属于天月的耀眼笑容出现在自己脸上,歌词太郎难得的失神了:“嗯?等等……天月君,那是我的钱包吧?!”


 


午饭后,两人带着自家的猫咪待在了歌词太郎家里。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会交换身体呢……要是能弄清楚应该会方便很多吧?”天月抱着铃酱坐在沙发上,猫咪乖顺的窝在他怀里,不时发出可爱的叫声。


 


“这种事情……也没有可以咨询的人,搞不好还会被当成精神病患者……”歌词太郎给ponpon顺着毛,满脸困惑。


 


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猜测。


 


「因为我喜欢天月君/歌词桑吗?」


 


当然,这种情况下以两人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不会说出口的,毕竟是暗恋呢。


 


是因为什么而开始在意对方的呢?性格温和,办事效率高,又或者是耀眼的笑容,永远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太多的细节堆积起来,等意识到的时候就变成了无法坦率说出口的感情。


 


「如果说出来的话,到现在为止的关系会崩塌的。」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心照不宣的藏起了自己的感情。


 


“天月君和伊东桑关系很好呢。”曾经被女性同事一样说过,“因为是有许多相同爱好的朋友嘛。”


 


但是,真实的想法又是什么?不想局限于友人关系,而希望是更亲密的……恋人。


 


*


第六棒狸七 @狸梓桑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天月突然慌张了起来,拿起面前的茶杯像掩饰自己情绪似的喝了一大口。


 


“好苦……”


 


歌词太郎看着面前原本属于自己的脸皱成一团,才反应过来急忙凑上去拿走他的茶杯


 


“抱歉天月君我忘记你不习惯喝清茶了!要不要吃点甜的东西压一下?”


 


还没等他站起身天月就伸手准确地抓住了他:“不用了歌词桑!是我一下子喝太多了没关系的。


 


看着对方重新坐下,天月才又慢悠悠地开口:“再说了歌词桑可不像会在家里准备糖的人。”


 


“啊……”歪着头想了想的歌词太郎悲哀地发现对方说的好像是真的。情绪莫名地有点低落,但又夹杂着一点点“原来天月君这么了解我”的愉悦。


 


鼻梁上的眼镜往下滑了一点,他伸出手把它推回原位。架住眼镜的鼻梁两侧出现了浅浅的红印。


 


“原来带着眼镜这么不方便,天月君真是辛苦呢。”


 


天月大幅度地摇头,殊不知在歌词太郎看来还是说不出的别扭。


 


果然还是自己长的太丑的缘故吧?歌词太郎的每日自黑时间。


 


“说起来歌词桑昨天有碰到什么不寻常的事吗?


 


“昨天……”他认真地回想了下,“很普通地度过了一天。因为今天休息所以昨天晚上弹了吉他。”


 


“……你只是想炫耀一下你今天的休息吧歌词桑?”天月想起刚才那份不得不交的企划,眯起眼睛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歌词太郎。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了“原来我平时都是这么看人的吗好凶”想法的歌词太郎微妙地停顿了一秒:“绝对没有!”


 


天月差点就没把“鬼才信你”几个字写在脸上。


 


“……”沉默了一下的歌词太郎决定主动出击,“那天月君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吗?”


 


果然对方改变了注意的方向,开始了认真的回忆。“昨天我也是很普通的出门,电车很挤……经理突然让我写企划算吗?呜肯定是企划的错!”他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对方突然激动起来。


 


“不不不这和企划没关系吧天月君?”


 


“那就是中午你给我的芦荟的错!”


 


“诶难道不是天月君说想养我才给你的吗?”


 


“……果然不是我们自身引起的吗?”


 


因为未知的原因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更糟的是也许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天月很挫败地趴在了桌上,用手指弹着茶杯外壁。


 


接触瓷制的茶杯有着很清脆的声响,天月在茶杯后轻声地问:“我们要是一直保持这样怎么办?”


 


歌词太郎沉默了一下,“——对不起。”


 


“诶?”


 


“因为我才会碰到这样的事。”


 


“歌词桑你……”


 


“都是我的错。”


 


*


第七棒槽娘 @俺是一坨大槽娘 


*


 


“说不定是因为昨天我请你吃的拉面才会变成这样的吧!对不起天月くん!”


 


“啊?”天月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眼前双手合十,用歌词太郎的语气诚恳地道歉,但内容却无厘头得可以,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歌词太郎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姿势,继续说:“要说昨天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话……果然只有中午吃的那份拉面的味道太奇怪了这件事了吧?说不定就是因为那份拉面……”


 


“不不不等等等等歌词太郎さん!”终于反应过来歌词太郎在说些什么,天月按住歌词太郎的肩膀笑着打断了他,“就算灵魂交换这件事再怎么离奇,也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吃了一份味道奇怪的拉面吧?”


 


歌词太郎看着自己哭笑不得的脸,眼睛里闪着的自己没有的,让人心动的光。看着近在咫尺的自己的脸,他感觉到本能地心脏有一瞬间漏跳了一拍,愣愣地点了点头,僵硬地回答:“啊……嗯,说的也对呢……”


 


毫无自觉的天月放开了按着歌词太郎的手,托着脸颊思考了一会儿。


 


“不过……说的也是啊……说不定是因为昨天我们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早上普通地起床洗漱了……昨天的电车也和平时一样挤……”


 


“工作没有出什么差错,下班时间也和平时没差多少……回到家普通吃饭普通看漫画……睡前也……!”说到这里天月的声音戛然而止。


 


同样在回忆自己昨天生活细节的歌词太郎疑惑地抬头看着自己的脸,不知是不是近视带来的错觉,总觉得脸上带着红晕。他疑惑地重复了天月最后的几个字:“睡前也?”


 


“不、不!没什么!”天月摆摆手,“什么都没有……那个,我去上个厕所!”慌乱地站起身,却因为仍然不习惯歌词太郎的身体,脚下一软的他猝不及防地向前倒去。


 


“天月くん!”


 


一阵天旋地转,天月感觉鼻子一痛,嘴唇被狠狠磕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细想是什么背部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呃啊……”忍不住呻吟出声,天月仰躺在地上,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再被压在了地上。


 


颈侧有什么东西蹭得他发痒,天月眯起紧闭着的眼睛,眼前是熟悉的,不属于自己的毛茸茸的脑袋。


 


“天月くん!你没事吧!”有些困难地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上半身,伊东歌词太郎急切地想要确认天月有没有受伤。


 


下一秒,两个人都愣住了。


 


眼前的人撞红了鼻子,嘴唇也磕破了,一个满脸的关切,另一个仍旧呲牙咧嘴地起不来,但确确实实的,是对方的脸。


 


“……”


“……”


 


这就……换回来了?


 


——


 


天月和歌词太郎面对着面,盘腿坐在茶几两端,相对无言,这种状态已然持续了十分钟。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歌词太郎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开口:“总之……现在总算是换回来了……”


 


“呃,嗯……是啊……”


 


“嘴唇,要不要上点药?”


 


“………………///////”


 


被迫回忆起了嘴上伤口的由来,天月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


 


天月,男,二十X岁,和自己暗恋许久的男性前辈初吻是在灵魂互换时摔倒撞到的。


 


好精彩的初吻经历啊,天月くん。


 


见到天月的反应,才开始害羞起来的歌词太郎把已经到嘴边的一句“没想到原来亲一下就能换回来了啊”咽了回去,为了掩饰自己发热的脸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嘶——”下唇碰到杯壁上的茶水,涩得还没完全结痂的伤口一阵刺痛,让歌词太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原本低着头的天月闻声抬起了头,担心地看着他又开始渗血的伤口:“歌词太郎さん……很疼吗?”


 


歌词太郎摇摇头,把手里的茶杯推到一边,但皱着的眉头完全没有让天月放下心。


 


“歌词太郎さん对不起……都是我刚刚突然……”


 


“不不不,怎么会是天月くん的错呢!”歌词太郎赶忙打断了他,“倒不如说如果不是天月くん的话现在我们还被灵魂互换的问题困扰着呢。”


 


天月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是下定决心一般的再次开口:“不,果然还是我的错吧……”


 


“天月くん?”


 


“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想关于歌词太郎さん的事。不只是昨天,我从很久以前就……一静下来满脑子都是歌词太郎さん。”


 


“昨天在想,要是能多和歌词太郎さん待一会儿就好了。”


 


“也许和我的愿望有关吧?对不起,让你听到这么……”


 


“天月くん。”温热的手掌附上天月下意识攥紧了的拳头,像是为了安慰他微微用力,“天月くん,抬头看着我。”


 


天月慢慢抬起头,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滑落了下来。


 


“不要哭啊天月くん……”苦笑着用另一只手抹掉天月眼角的眼泪,歌词太郎继续说:“其实……刚刚听天月くん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他直直地注视着天月,头顶的灯光在他眼底反射出温柔的色彩,“因为我其实也和天月くん一样,一旦静下来……有时就算是在工作,都是想着关于你的事。”


 


天月呆呆地看着歌词太郎,看着那双总是让他心动的细长眼睛里透出来认真的眼神。


 


“我喜欢你,天月くん。”


 


*


第八棒蘑菇 @半甜清粥@しんやん 


*


 


“我……我我我……”惊讶和激动混合在一起变成了哽咽,天月结结巴巴地望着伊东,没能发出几个音节就红透了脸。


 


对方及时地将他搂进了怀里,轻声地说:“不回答也没关系,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谢谢,真高兴能知道天月君的心意,就算是在这样糟糕的情况下对我来说也是最好的一天了。”


 


“我…我也是……最喜欢!……最喜欢伊东桑了。”埋在衣服里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伊东能感觉到天月咚咚咚的心拍数和擦着发尾的急促呼吸,干脆把他再拉到面前,鼻尖相抵。


 


“那么这次,我可以亲你了吗?”


 


Fin


 


 


 


【番外】


 


唇齿间的温度在飙升,天月低下头迎合着伊东温柔却又霸道的这一吻。


 


等等……低下头?!


 


眼镜早就被摘下,视线里的物品却都清晰得不正常,天月仔细辨认出了面前的人戴着的星星耳坠,然后几乎是缩手反应般惊恐地推开对方。


 


“天月…君……?!”发出声音的一瞬间伊东才反应过来面前的是既熟悉又陌生的脸,自己的脸。


 


“又交换了呢。”天月的语气里带着无奈,相比伊东自黑太郎对自己的嫌弃他倒是意外地能够适应这个情况。


 


现在自己在最喜欢的人的身体里,可以操控着最喜欢的人对着自己做自己平时妄想的那些,伊东草食太郎绝对不会做的事情。真是太棒啦!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再仔细考虑步骤细节什么的就要脸红了。于是天月干脆直接逼近了现在在自己身体里的伊东,顺便还内心愉悦地感谢上帝赐予的身高差。


 


“天月君,现在是要……??”还没回到状况内的伊东眼睁睁地看着天月凑上来半揽着自己坐到沙发上,用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性感低音说:“这个时候只要亲吻就可以了对吧,伊东桑?”


 


然后披着伊东皮的天月一只手捏着下巴一只手压着肩膀直接把伊东按进了沙发里。


 


……


 


“呼…呼……”再次睁开眼又是一片朦胧,天月这才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不能翻身的坑。而且这次再亲亲似乎再也不会交换了?


 


而且伊东清纯太郎似乎也真的没有他以为的那么正直。












#


再次感谢联文组全员的产粮


感谢你看到这里w

评论
热度(68)
  1. 狸梓桑甘党产粮试验田①号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联文超开心✧*。٩(ˊᗜˋ*)و✧*。今后也一起玩吧ww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