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泉真】只想传达给你

初次尝试写ES和泉真………可能会很ooc
饿到自割腿肉 椅子马口实力不足!!
感谢晶爸爸没有给他们发刀
大概就是小甜饼 挺短的 被用烂了的梗 就……就酱?




只想传达给你




濑名泉决定放弃游木真了。


这样的消息很快就在梦之咲偶像系内传了开来,但大家也都只是私下悄悄地议论,谁也不敢直接去问当事人这件事。


毕竟他们两个人,看上去都是那么正常。




「那个……阿木……」


终于还是有某个耐不住性子的人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明星昴流看着最近异常冷静的游木真有些担心。


「听说那个裙带菜さん打算放弃你了?」


「嗯,我知道。」


游木只是默默望着眼前的数学题册,连头也没有抬。


「可是你……」


「这有什么不好吗?」对方突然抬起头,碧绿的眸子透过镜片看得出一丝不耐烦,「反正我也讨厌他很久了,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再来影响我的生活了吧?」


他没有再接话,开朗如明星此时也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来安慰自己的好友。


一切似乎一如往常。




伪装不下去了。


故作镇定地握着铅笔,实际上手指已经有些发抖,心思也完全不在眼前的题目上。


泉さん,为什么会放弃我?


游木这几天一直在好友面前装得十分冷静,但事实上,他才是最慌乱的那一个,内心藏着千万个疑问,却有些耐不住面子。


是假的吧,是骗人的对吧?


他此时十分想冲到濑名泉的班级里,揪住他的领子,大声质问他为什么。


可游木真承认,他害怕了。并不是害怕面对那个执着于他的跟踪狂,而是害怕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冷眼看着他,热情不再的前辈。


我已经习惯了啊,泉さん。




「那个……泉さん,为什么这几天……」


终于鼓起了勇气站在三年A班的教室里,游木真的话打断了濑名泉写字的动作。


「哈?不要随便出现在我视线里,超~烦人的啊?」


泉似乎根本没有想回他话的意思。


「泉……泉さん?」


「所以说,」对方站起来,一字一顿的回答,「你,很烦的啊。」


「明明就恨我得要死,还装出一副无害的样子。」


「很恶心啊,游木真君。」


「整天围着你转什么的,我已经受不了了啊。」


「你还真是自以为是啊。」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泉さん的话,不会这样的。


自己不知道被哪个学生撞倒在地,身下传来冰凉的触感,与之相同更为冰冷的,是濑名泉望着他那种轻蔑的眼神,以及渐渐远去的背影。


那是,看着垃圾般的眼神。


「再见啦,胆小鬼君。」




猛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游木真撑着脑袋,看上去还没有回过神来。


只是梦吗?


换好衣服走到浴室内进行着简单的洗漱,游木用手捧了些水往脸上拍了几次,似乎是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他开始抬头打量起镜中的自己,沉思了一会儿。


说的没错,我就是胆小鬼呢。


摘掉眼镜的视界稍微有些模糊,但他还是看见了自己眼中的反光,仿佛是他自己变得闪亮了一般。


说起来,泉前辈不喜欢我戴着眼镜吧?


过了那么长时间,自己也忘了当时戴上这种眼镜的理由,似乎是为了逃避,也似乎只是为了迎接一个新的自己。遮住了这张好看脸,或许就能遮住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了吧。自己当时好像是这么想的。


曾经的点点滴滴已经被时光冲淡了,只是……


我终究还是无法逃离,不是吗?


重新戴上眼镜,游木真在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已经是第三次了,在排练的时候出错。


「好了,先暂停。」


递给游木一瓶运动饮料,衣更真绪露出了些许担心的面容朝他这边走来。


「真,没问题吧?」


「抱歉呢衣更君,今天又是我拖后腿……」


游木满怀歉意地笑笑,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宝特瓶。


「肯定是有心事吧,你这个样子……」他挨着游木真休息的地方坐了下来,「嘛,姑且能猜到是什么事情啦,实在不行我帮你去问问凛月那家伙好了。」


「真的没事的衣更君。」


面对友人的关心他显得有些窘迫。


「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去做而已。」


对面没有答话,显然在等着他的下文。他会了意,在脑中组织着语言。


「我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泉さん。」


「我其实早就不恨他了,现在的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但只有泉さん他,一直蒙在鼓里……」


「所以,告诉他我的想法的话,泉さん说不定也会好一点,啊哈哈,我的想法是不是超逊——」


「才不是呢,阿木这个笨蛋!」


顺着声音望过去,进入视线的是满脸怒容的明星与一旁似乎想说些什么的冰鹰。


「为这种事烦恼的话要早点跟我们说吧,我们是伙伴不是吗?」明星昴流十分生气地叉着腰,「所以……」


「所以,当然会为你应援了。上吧阿木。」


最后留下的是一个灿烂的笑脸。


游木似乎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他站起身来,说了一句抱歉就冲出了训练室。




濑名泉最后一通收到的短信是在三分钟前,告知他有重要的事情想传达。


本来正在回家途中的他也因此不得不停下脚步往回走,明明他可以选择无视掉那通讯息直接回去,但他还是没有这么做。


真是残酷啊,游君。在我终于想从你的世界中脱离开的时候,你反而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但我,终究还是无法释怀吧。


按照约定出现在了学校的天台,记得曾经在这个地方,那个一直躲着自己的游木真,被那个转校生用意外的方法叫了出来。


真是怀念啊,那时候的我还有那样的热情。


从楼梯口那里看见了熟悉的一头金发,濑名泉合上手机向那个方向缓缓走去。


「真慢呐游君,明明是你叫我过来的不是——」


「泉さん,我有话想对你说。」




濑名泉所想好的推辞语,在见到游木真的脸之后全都变成了空白。


「那个,其实,我早就不讨厌泉さん了。」


这种时候还要特地编这种谎话来安慰我,游君,真是任性又温柔啊。


「不用骗我了游君,我已经不在意了——」


「才不是骗你!」第二次被打断,对方意外地有些激动,「泉さん不在意的话,我才不要——」


「我已经,离不开泉さん了啊。」


游木没有先前那么激动,取而代之的是自己震惊的脸。


「等一下、游君你……」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着泉さん的。」


即使对方埋下了头,濑名泉还是能看得见他脸上的那丝绯红,双拳紧握着,身子也有一些颤抖。


「那么,我说完了,回见了泉さ——」


「真是笨蛋呐。」


从背后环住想要逃跑的游木,濑名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


「呜哇……连泉さん你也……」


「因为游君你,就是个笨蛋啊。」


「这样让人放心不下的弟弟,怎么能不在意呢。」


濑名泉露出了真正意义上发自内心的笑。游木微微回过头,从余光里看见了那个笑颜。


那样笑着的泉,比任何人都还要耀眼。




濑名泉第一次亲吻了游木真。


他们在天台上聊了很久,从小时候聊到现在,两人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敞开心扉。


其实早就该互相了解了,只对一个人的温柔也好,早已解开的心结也好,两人互动的感情也好。濑名泉喜欢游木真这件事,从来不会改变。


对于游木真来说,这大概是他这十几年来做过最丢脸的事情,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后悔,因为……


他们所看到的那一片天空十分的青蓝。


只想传达给你,因为是最喜欢的你。




-Fin


评论(1)
热度(83)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