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真泉】无意识行为

意识流 mako第一视角 短小的小短篇xxxxx
really很短!!!
ooc有 自我捏造可能有【
👇







无意识行为




打开天台大门的那一刻,我几乎下意识地想要逃跑,呼喊声卡在喉咙里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地发了出来。


「泉、泉さん?」


转过身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回应,一般来说这个时候,那个人应该已经奔到自己身边来,揽着自己的肩或是拉住自己的手,用令人战栗的语调喊着自己的名字了,但现在却不是这样。


好奇心驱使着我回过头去看看他的样子——他依旧安静地靠着栏杆,头是低着的,我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是在发呆吗?还是说……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我向他的方向迈开步子,在距他半米处确定自己安全之后,我才放下心来打量起他的模样。


他是闭着眼睛的——我甚至还能听到均匀的呼吸声,难道说是靠着栏杆睡着了?


「明明平时摆出一副前辈的样子来教训人,自己也会因为睡眠不足而这样睡着啊……」


我小声地嘀咕着,却不自觉地向他更加靠近了一点。


他是蹙着眉的,梦见了什么讨厌的事情吗?


不过,能让泉さん讨厌的东西也有很多呢,毕竟他一天到晚都在抱怨啊。


「ゆうくん……」


「诶?!」


下意识地后退,随时准备着从他身边逃开,却发现那人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眉头依然紧皱着——似乎比刚才还要严重一点。


什么嘛,只是梦呓啊。


松了口气的我再次壮着胆子凑上前去,我看到他的睫毛在颤动着,像是在害怕什么东西。


这样安静的泉さん,真的很少见呢。


不如说平时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子,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展露出他那无法抵挡的热情吧?


呃……莫非是和流星队的守泽学长同班久了也被传染了吗?


说起来,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在意自己呢?


儿童模特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也只是因为同龄的孩子只有他们两个而已,到了现在,他有他的队友,自己也有自己的同伴,本该是两个毫无交集的人——


泉さん,对我究竟是怎样看的呢?


为了更好的看清他的脸,我伸手去拨开他过长的刘海——那下面被遮住的是一张如何精致的容貌,而如此正安静地立在这里,比起自己,还是他更像人偶一点吧?


蹙起的眉始终没有缓和的状态,难道睡觉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表情吗?



稍微,稍微有那么一点同情,或者说,怜惜。


想让他开心起来——这样的想法不知不觉在自己内心中绽开,我索性更加靠近他了一点。


「如果平时也这样安静的话,我可不会讨厌你啊……」


说不定还会觉得有点可爱。后半句话我没有脱口而出,以此替代,我鬼使神差地吻了他的眼角。


嘴唇触碰到那片冰凉的皮肤,我感觉到那里狠狠地颤抖了一下,似乎是为了验证效果,我抬起头来重新打量他现在的样子。


表情比刚才缓和得多了,这就说明我成功了吧?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怎样难堪的事情,只知道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像一个罪犯一样悄悄的站在一旁。


睡着了的,安静的泉さん。


你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呜哇?」


身后传来宣誓上课的铃声,我猛地后退一步,想起下一节课似乎是在另一栋教学楼上。


「完了完了,只能用跑的去了……」


站在天台大门前,我特地回头看了看靠着栏杆的泉,他依旧是那么安静地立着,仿佛真正漂亮的人偶。


既然那么累的话,还是不要打扰他好了。


现在的天气还没有入秋,所以多半是不会感冒的——大不了下一节课再来这里确认一下好了。


不知不觉就做了另一个决定,确定了门不会被反锁后我悄声掩上门,在遮住他精致的脸庞前的最后一秒,对着那边做了一个无声的口型——


おやすみ。




-Fin

评论(4)
热度(63)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