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千铁】白日梦

谢谢airrr给我写千铁!!!!!!!爱死你了!!!!!!

透明人間:

>AirMonster


>祝淑子小可爱18岁生日快乐 @Shuko 


>ooc ooc ooc 私设成山x


>含有微量飙船成分(?


 


 


不要再徜徉于你的白日梦。


 


 


 


我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境的最后,一只巨大的老虎从背后把我推向了一片火海中。太熟悉了,这种被恶意推到的感觉,只是坚硬的地面没有迎接我的身体。


我啊,果然离男子汉这个目标过于遥远了。


 


你有听说过这样的都市传说吗?


 


有一群被称为狩猎者的人,他们没有固定的队伍和根据地,大多单独行动,有可能就在你我身边。而他们的猎物是,人们内心所创造出来的怪物。怪物会潜入主人的加害者身旁,或者是他们的梦境,利用恐吓等手段,进行报复。怎么说,这是内心的过激表现,本人也很希望这么做吧,作为一种发泄。如果不加以制止,或者不把怪物消灭掉,本人的心智就会被吞噬掉哦!永远永远活在自己的白日梦里。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呢?


 


也是啊,毕竟只是传说。


 


“与我在你的白日梦中相见吧,我弱小的主人。”


 


“你醒了?”


 


南云铁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保健室刺目的灯光让他不得不偏过头看向坐在床边的陌生人。戴着绿色的领带,这样啊,是三年级的前辈,充满元气地向他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蔓延到自己的心脏里面了,却没有要被烧至灰烬。


 


“谢谢前辈。”他坐起身,向对方点了点头。他看看自己手臂和小腿上包扎得有些粗糙的绷带,血液没有再流了,碘酊消毒过的伤口隐隐地传来刺痛。


 


“不用谢哦!我叫守沢千秋,是保健室的常客!哈哈哈☆”


 


“所以说,刚才……前辈看到了是吗?”铁虎将视线移到单薄的被子,手指无意识地使力在那上面留下了褶皱。


 


油状浓墨般的夜色从斑驳的窗户渗入这个房间,从这里可以看到校外的街道正一闪一闪地发着不自然的光芒,明明走出校门的时候,温暖的夕阳倾倒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能感到一丝幸福。


 


被同学欺负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自己不过是不幸被选中的人罢了。班上部分同学对此还不知情,他们眼中看到的是眼睛闪闪发光的南云铁虎,而不是那个狼狈的他。或许有的人知道这些却闭上了眼,有的人不知道而听信流言。学校,其实就是社会的缩影。拉到校园的角落殴打、用果汁从头顶浇下,利用镜子的反光让自己分心,把自己的作业撕碎……


 


“只要我闭上眼,世界就不存在。”


 


这么说来,被别人救了还是第一次呢。


 


“你希望我保密?”


 


“嗯,拜托了。”铁虎深吸一口气,爬下了床,“那…我先走了,守沢前辈。”


 


“你是叫南云吧!”千秋冲他的背影喊道,“如果有困扰的话尽管来依赖我就好。”


 


为什么要逃跑呢?难得有人能这样对自己说话了,为什么要急着离开呢?


 


“我回来了。”无人应答。


 


漆黑的客厅里只有电视机发出时常动摇的光线,母亲在正对着电视的沙发上安眠。


 


铁虎蹑手蹑脚地从她身旁经过,把书包扔到床上,随后打开额浴室的灯。解开细致绑好的结,将绷带一圈圈拆下,让伤口暴露在苍白的灯光下,暴露在自己的视线里。


 


在母亲醒来之前,得把这些处理掉。他没有时间去想太多,把绷带塞到垃圾袋的底部,把身上的血迹全部抹去。像往常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洗澡的水声,总有一种可以吞噬一切的力量,把孤独和软弱一并冲去。这次不过是碰巧被救了,碰巧被很温柔地对待了,为什么心里却是不可名状的难受呢?


 


“铁虎,我先去睡了,如果饿了就自己泡面吃吧。”母亲对这浴室门这样说,“好的,我知道了。”


 


不能向母亲抱怨啊……父亲不在家的日子里,母亲一定很辛苦地在承受,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我要成为「男人中的男人」啊。


 


铁虎这样想着,指尖嵌入掌心。


 


 


 


当那只巨大的老虎站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南云铁虎屏住了呼吸。这是他做过最真实的梦,红与黑交叠的毛发随着风的来袭而跳动,如同黑夜中燃起的火焰一般,它把猩红的双目瞪得浑圆,与他对视。好像要被吞噬掉了。似乎是对铁虎反应的不满,它缓缓地卧下,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用鼻尖亲昵地往铁虎的怀里蹭。


 


“等等,好痒呀!”


 


站起来足足比自己高了一米的巨虎,此时居然温顺得像只大猫,尖牙利齿都很好地藏了起来。


 


“名字?就叫Tora好了嘛!”这样开心地笑着说。


 


“我会保护你的,主人。”


 


“诶?”突然开口说话的Tora把铁虎吓了一跳,“也是,这是梦境嘛……”


 


“为你复仇。”


 


Tora抬起头,仿佛这空旷的梦境空间里,每一丝每一毫都是它的仇敌,无论朝着哪个方向嘶吼咆哮,那面透明的墙壁依旧纹丝不动。


 


这是场噩梦吧,他想,他停止了无意义的思考,动弹不得。


 


“那,我出门了。”“路上小心。”铁虎背上背包,离开了家,今天是打工的日子。他对昨夜不可思议的梦境仍心有余悸,当Tora如同影子慎入黑夜的每个角落,又从中浮起,它闯进一个诺大的房间里。至少比铁虎自己的房间要大得多。它对着床上缩成一团的男生张张嘴,他的呼吸变得混乱,卷着被子从床上摔落,惊恐地失声叫喊。


 


铁虎知道这个人,上次扯住自己头发往墙上撞的人。


 


胸口溢出了难以言喻的感觉,不是恐惧,反而倾向于类似兴奋的快感。他把右手放在左胸,试图将其压制下去,他觉得Tora可能存活在他的心脏里。


 


“我们又见面了呢,南云!”


 


“诶?守、守沢前辈?”一路上心不在焉处于游魂状态的铁虎,刚一推开咖啡厅的门,就看见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前辈扑上来,吓得差点关上门重新再打开。


 


“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当然是——打工啊!”千秋的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拍了拍铁虎的肩,“南云,没有遇到什么困扰的事情吧?”


 


“没有。”脑海里浮现出凶狠的巨虎,“什么也没有。”他重复了一遍。“那样就好,”千秋满意地点点头,“干劲满满地开始工作吧!”“はい!”总觉得是个温柔并且奇怪的人,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うるさい……”


 


“什么?”千秋保持着原有的笑容,愣在原地看着铁虎走掉,“喂等等我啊!”


 


Tora出现之后,铁虎整个人都变得对周围的细节敏感起来,那种来源于猫科动物的警觉和灵敏,一夜之间嵌入了自己的身体。


 


为客人端盘子的时候,因为走神而被店主关心的时候,休息喝水的时候,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转化成不安穿梭在神经之间。


 


“辛苦啦!”


 


“南云,要一起回家吗?”守沢千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铁虎身后,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可我想随便逛逛。”铁虎一脸你到底想干什么的怀疑,一边戴上了红黑相间的围巾。“没关系。”千秋挠了挠自己的脸,依旧是笨蛋一样的笑。


 


天气好得感人。天空被夕阳熏得发红,如同少女见到花开的脸颊。又是这样温暖的颜色,感到有些晃眼,有些眩晕的幸福感。铁虎回头看了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千秋一眼,啊啊,他的眼睛在这样的阳光下,变成了血液一般的茜色。


 


直到千秋收起笑容,不解地偏头,铁虎才移开视线。


 


前几天也是这样的,刀刃般的细雨变成了飘忽的飞雪,他才知道这已经是冬天了。迟钝得就像不自然笑着的人偶。


 


不对,不对啊,我到底在想什么?


 


铁虎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他想他应该迈大步子跑开,双脚突然是灌了铅似的沉重,他停下,怔在了原地。他也许是没有线的木偶,可他的发条也掉了,与垃圾堆里的旧玩具熊一样的处境。


 


只是一点小事也能将我击倒。


 


站在坏掉的路灯下的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与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高大男人黏在一起,下一秒,他们亲昵地接吻。


 


绝望在胃里翻滚,心脏传来了撕裂一般的痛感,铁虎抬起手,伸向不会再看自己一眼的母亲,他感到浑身发软,不可控地向后倒去。


 


落在了千秋怀里。


 


“别看了。”他的手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上,感受到了不明缘由的温暖,铁虎干脆闭上了眼睛。千秋把他带离了纷扰的人群,拉到了无人的街道。


 


“南云!”铁虎从来没有见过千秋这副严肃的表情,即便在知道名字之前,总能见到他大笑着活跃在活动中,他抓住了自己的肩膀,“南云,冷静点。”


 


聚集在内心的焦躁,安静地等待暴动的时机。铁虎嫌弃地打掉千秋的手,“你又知道什么呢!”拜托了,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明白啊……既不是怜悯,也不是厌恶,温柔并且坚硬。“我不明白……”


 


“滚开!狩猎者!”沉默在灯光下的影子像云那样流动聚集,那个本应该只会存在于梦境的身影,如今就站在铁虎眼前。红色的毛发犹如岩石下的熔浆散发出炙热的光芒,落下的雪花在接触到Tora之后便稍瞬而逝。


 


“Tora……”


 


“居然这么快就现身了吗?”千秋往后跳了两步,他摸向自己的后颈,失去手掌的屏障之后,铁虎看见刀柄从散发着红色光芒的符文里浮起,他抓住刀柄往上抽,再把刀指向巨虎。铁虎看清楚了,看起来只是一把普通的太刀,刀柄呈黑色,火焰在上面来回流动,传来了莫名的压迫感。


 


“小鬼,总算打起精神开始工作了吗?”太刀发出了重叠的低沉嗓音。


 


“当然,我必须要这么做。”千秋垂眼,然后抬头死死盯着Tora,“为了我的正义。”他俯下身向前跑去,从巨虎的身侧跑过。Tora也不会傻愣着,它灵敏地转过身向敌人亮出獠牙。正当它要一掌拍去时,千秋用力踩到电线杆上,借一瞬间的反作用力朝着Tora跳去。


 


千秋挥动手中的太刀,随着一声虎啸,在背上留下一道细长的伤痕。刹那间,将近碗口粗的虎尾把千秋往地上甩去,地面扬起尘埃。


 


“守沢前辈!”


 


“哈哈哈,南云,我什么事都不会有啦。”千秋稳稳地站在竖立的太刀上,“臭小鬼给我下来!你要把我压断啊!”


 


“我知道,”他从刀上跳下,拍了拍沾在身上的灰尘,把太刀重新握在手中,“战斗还没有结束呢。”快速地挡下虎爪的攻击,要是被拍一下,即便不至于粉身碎骨,至少也会头破血流吧。


 


“感觉没完没了呢。”“我跟你讲啊好好说话不要念那个……”


 


“祭祀的红色火焰哟!”“都叫你不要念!!!不觉得很羞耻吗!!!”“就在此刻,在闪耀着流星的夜空之下,在太鼓的鸣响之侧,为正义而燃烧,鬼怪退散!”


 


“你开心就好……”太刀被火焰的洗礼之后,变成了一把纯黑的狙击枪,暗红花纹点缀其上。“它要冲过来了。”千秋保持好枪身的平衡,将枪口瞄准Tora的左眼。“去吧!”飞出枪膛的子弹变成火球,铁虎看到长有三个头的狗如同幽魂附着在子弹上。


 


Tora痛苦地嘶叫着倒下,沉入了无边的夜色中。


 


“Tora……消失了吗?”


 


“没有。”千秋摇摇头,“它跑回你的内心里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


 


“我请你喝咖啡吧,给你慢慢讲。”


 


“Tora是,我创造的怪物?”铁虎低头看着正冒着热气的咖啡,顾不上吹一口气加快它的冷却。“人们的怪物主要来源于负能量,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创造出来的,听说成年以前这段时间,最有可能创造出怪物。我作为狩猎者,就是要把它们消灭掉。”


 


铁虎觉得自己贴着温热杯壁的手指有些僵硬,“如果没有消灭掉会怎么样?”


 


“两种展开,要么会被怪物吞噬,被怪物夺去心智,这种时候的人处于疯狂状态,最后就算没有警察介入,也会活活累死。另外一种就是凭着意念把怪物封印起来,只要封起来,就不会再次现身了。”


 


“但是!那只三个头的狗,是守沢前辈创造的怪物对吧……”


 


“这是个例外,我把它驯服了。所有的狩猎者,都是战胜自己的英雄。”


 


  “南云,现在Tora还不会伤害你,它只会伤害你身边的人,从对你不好的人开始下手。积压太久的负能量,会把你杀掉。如果可以的话,请依靠我吧。”


 


“我知道了。”


 


 


梦境和现实混淆。


 


铁虎不知道Tora已经跑去了多少人的梦境,母亲和那几个同学,对自己露出恐惧,像是在审视一只怪物,即便那样的表情,一秒钟之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我的梦已经与正轨脱节了。


 


现实的情况,只是看似要比以往好了一点点。铁虎不知道,那是暴风雨的前奏。他们换了一个作案地点,这个地方,守沢前辈多半是找不到的了。


 


恐惧只会让人陷入疯狂,变得更加残暴,越是把自己看做怪物,实施暴力,怎么会有罪恶感呢。铁虎被逼光脚站在沾着尘埃的积雪上,拳脚交加,闭上眼睛吧,把疼痛什么的全都忘掉。不能依靠Tora。


 


“守沢千秋……”


 


“这个怪物刚才喊的名字,该不会是三年级那个笨蛋‘英雄’吧!”他们停止了不断落下的拳头,嬉皮笑脸的模样,真是让人恶心。“那家伙摆明就是中二病嘛哈哈哈哈!!!”“就是就是。”


 


“喂,你们这群小鬼,也太没礼貌了吧。 ”千秋大步向他们走来,一边走一边拆下绕在手上的绷带。


 


“哦?‘正义的英雄’也会打人吗?”他们带着挑衅的表情,把放在铁虎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千秋身上去。


 


“啊?你们还把自己定义成人?”说着,千秋向最前面的男生冲去,雪花猝不及防地降落,毫不留情地一拳将他击倒在地,他表情轻松地甩甩手,“对了,这事我已经告诉学生会长了。”千秋重新站直了身子,“还要打吗?”


 


“你该不会蠢到告诉会长自己打人的事情吧…”


 


“是啊,我说我先把你们收拾了,至于后续扣分退学之类的事情交给他来做。”千秋耸了耸肩,看了一眼瘫在墙角的铁虎,“所以,该打还是要打的。”


 


十分钟之后,铁虎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这些人落荒而逃。


 


“真是狼狈啊……”


 


“我背你回家吧。”千秋蹲下,不等他反应就把他背起,“我把保健室的钥匙搞丢了,抱歉。”


 


“比起那个,我现在连家都回不去了。”


 


“没关系,来我家吧。”


 


千秋的家里空无一人,东西很多,但看起来已经很努力去打理整齐了。


 


他的房间里摆放着不少超人hero这一类的摆件。暖气开得很充足,尚且留在自己小腿上的水珠渐渐蒸发。“南云,来这边坐。”千秋拍拍床,示意他坐这边就好。


 


千秋打开了药箱,蹲在铁虎身前,熟练地用酒精为血液凝固的伤口清洗消毒,缠上绷带,打好漂亮的蝴蝶结,感谢全世界,铁虎刚才洗澡的时候没有让热水跑到伤口上。接下来,还有一些有淤血的地方。他干脆把对方的脚掌抬起,让他踩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样好查看伤口。


 


遍体鳞伤的夜晚。


 


“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南云,往后坐点,我给你擦头发。”两个人面对面坐在窄小的单人床上,铁虎看上去有点紧张,盘腿坐着,双手放在前面支撑自己的身体,他的刘海还在淌着水,覆盖在鸦羽般柔软的发丝上的毛巾,在千秋双手的摩擦之下逐渐湿透。


 


铁虎低着头,他看不见他的表情。


 


房间太过安静了,千秋想,这是他能够听到抽泣的原因,他把毛巾扔到一边,将这个少年拥进自己的怀中。一直一直都是独自舔伤的少年,他是一个脆弱的玻璃杯,没有人可以从出生就学会坚强。


 


“从你的白日梦中醒过来吧。”他亲吻铁虎的发梢,他的眉间,“总有一天,南云…不,铁虎也能够成为自己手中的利剑,弱者面前的盾牌,这样就是我的正义。”他吻上铁虎的嘴唇,血刚刚才干涸,口腔中还带着甜腻的血腥味。


 


“等等…守沢前辈……”铁虎惊慌地按住了千秋拉起自己衣服的手。“如果铁虎不愿意的话,随时喊停都可以哦☆”


 


温柔得无法让人拒绝。


 


也许守沢千秋是自己憧憬的人,可以随时都笑着,强大的笨蛋英雄,闪闪发光,让火焰都失色,他才是真正的火焰啊……


 


铁虎紧抓着千秋的肩膀,那样拼命忍着还要抬头来关切自己的表情,一瞬间让铁虎有些心动,心跳不由得加速。进入的时候,千秋一手与铁虎十指相扣,一手扶着他的腰。疼痛与快感像电流那般让铁虎全身紧绷,千秋笑着亲吻他的侧颈,让他放松下来。


 


疼痛是活着的证明。


 


互相拥抱,与彼此分享仅有的温暖,这是活着的意义。


 


铁虎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要哭,就像是为了争夺氧气而大口呼吸。


 


“我喜欢你哦,铁虎。”


 


睁开眼看见的,不再是所谓的白日梦了。


 


千秋在土下座。


 


“对不起,弄疼你了!!!真的!非常对不起!!!”


 


“那你教我怎么把Tora驯服吧……”


 


“想要和你一起战斗。”


 


“哦哦!南云果然和以前的我很像嘛!”


 


想要成为强大的人。


 


不要再睡下去了。


 


 


 


 


 


 


  End.


 


>灵感来源于乙一《我所创造的怪物》


祝淑子生日快乐呜呜呜呜呜呜呜赶上了末班车!!!!!


感觉写得很不走心【土下座


Air教你如何毁掉一个好脑洞xx


其实千秋和Tora干架的时候,场景是很帅的,我写不出来,你们,自行,想象吧,真的,超级帅【醒醒】


Ooc到想要暴打自己


千秋创造出来的怪物类似于地狱三头犬,这个是参考,实际上,你就当它是三个头都长得超凶的柴犬就好了【不】设定上也是,性格并不非常好,但是臣服于千秋大佬( 可能是看他太傻可怜他吧←大家自行脑补x



评论
热度(26)
  1. Shuko透明人間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airrr给我写千铁!!!!!!!爱死你了!!!!!!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