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翠铁】Touch Me Kiss Me

一篇俗套的纯爱向小甜饼(什么
总之真的是清水向!!
翠铁开了很多坑但很少能顺利写完一篇……试着一口气写了下来
只有3000字的小短篇 很俗套的内容 非常ooc
请多指教!!




Touch Me Kiss Me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最近的恋人有点不太一样。


坦白的说,高峯翠察觉到自己的恋人似乎生气了,而且是在生他的气——从他对自己的某些态度上的转变就能看出来。


一个月前的秋天,他鼓起勇气在那个水池旁向南雲鉄虎告了白,意外的是对方恰好也喜欢他,两个人就这样顺水成章的交往了。


而实际上,两个人交往以后关系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仿佛还是过去一半,一起上下学,一起吃午饭,放学后会同行一起去训练,除此之外,他们似乎只有在路上牵过手而已。


翠对于这样的关系并没有多少不满——要说其实也有,他个人很想和对方进一步发展,可当他看着恋人幸福的微笑时,他又觉得这样就好了。


他曾经尝试过在放学后的教室里亲吻对方,而对方却显得有些抗拒,他开始害怕这样的举动会伤到自己喜欢的人,于是克制了自己的欲望。


「鉄虎くん,今天有空手部的训练吗?」


「嗯,翠くん今天休息吗?那不用等我了。」


又来了。


这样的发言是第二次,然而上一次翠却乖乖地听了话一个人先走——他认为恋人可能有什么需要处理的急事,可事实上他发现并不是这样。


「……鉄虎くん。」


他将双手搭在了鉄虎的肩上。


「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是说我得去部活了,明天见翠くん!」


视线对上的那一瞬间南雲鉄虎显得有些慌乱,他急忙把课桌上的东西塞进书包里就冲出了教室。翠有一瞬间的愣神,当他意识到的时候眼前已经空无一人了。


「哈……好麻烦……」


或许他们之间是该好好聊聊了。




在等鉄虎结束部活的过程中,翠在走廊上遇到了正好放学的忍。


「啊,翠くん!现在要去部活吗?」


「我今天是休息,只是在等鉄虎くん。」


他索性决定与仙石忍聊一聊,或许他会知道一点内情,即使他毫不知情,翠也能消磨过这段难熬的时光。


「辛苦了是也!鉄虎くん,最近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哦?」


「欸?仙石君也……」


「在下,因为曾经很怕生所以意外的擅长察颜观色是也!是说,鉄虎くん和翠くん吵架了吗?」


忍算是少数的知道他与鉄虎之间恋情的人之一,实际上第一个知道的是他们组合里那个看上去高深莫测的奇人前辈,在那之后他们的队长也顺理成章地知道了这件事。


「不能算是吵架……可是,我也不知道鉄虎くん为什么突然开始逃避我了。」


说完他顺便叹了口气,甚至下一秒差点说出了那句被鉄虎明令禁止说的话。


「翠くん!不可以老是说什么好想死之类的话!再说了,死的时候我们一起不是吗!」


印象中南雲鉄虎曾叉着腰皱着眉在对自己教导着,说实话那样子的鉄虎在他看来实在很可爱,他甚至差点忍不住拍拍对方的脑袋——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害怕自己的恋人会反感这样的行为。


「唔唔……在下也不知道鉄虎く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有和仙石くん说过吗?」


「没有!自从鉄虎くん和翠くん交往之后,在下都很少和你们聊天了是也!」


忍的语气听起来有一点委屈,不过事实也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翠只是轻轻笑了笑。


「喔——高峯!仙石!」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让翠觉得很头痛的声音——果然,下一秒,那个让他头痛的元凶就跑到了自己面前。


「这个点了还留在学校里吗?真是努力啊大家——」


「欸?我并没有……」


「哈哈哈!青春真是好啊!」


他一边笑着一边拍了拍翠的肩,眼看翠的怒气值就要溢出了,忍抢先一步上前拉开了自家的队长。




「嗯嗯……也就是说遇到矛盾了是吧?」


听完仙石忍的复述之后,守沢稍微有些安静了下来,看起来像是真正在思考一样。


「放心吧高峯!有什么问题交给我就好了!」


「不,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情需要队长帮忙……」


「你在说什么呢!同伴出了事怎么可以不管不顾?互帮互助才是流星隊吧!」


果然,向队长提出帮助是他干的最蠢的一件事。


「总而言之,是男人的话就直接上去问吧!有什么事当面说清就好了!」


「可是鉄虎くん他说不定已经讨厌……」


「南雲他意外的是个不太坦率的人啊,这一点你不是最清楚的吗?高峯。」


翠突然陷入沉默,静下心来想了想,自己的恋人似乎真的像是前辈所说的那样。


鉄虎くん在想什么事,然后不敢直接告诉我吗?


望着陷入沉思的后辈,千秋突然笑了起来。


「去吧高峯!把话好好说清楚!」


「……好,谢谢你,仙石くん,还有……守沢前辈。」




不知不觉中南雲鉄虎已经走到了当初翠向他告白的那个水池旁边,观察了四周之后,他索性坐了下来。


「うっみゅ……翘了空手部的训练还对翠くん撒了谎,虽然大将是说没问题了,可我真是差劲啊……」


他的眼睛望着前方,看了很远,视线却找不到定格的地方。


「哈……结果到最后我还是……」


「てとら~」


「呜哇!!深、深海前辈!?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从一开始,我就在了哦~」


突然从水池里探出头来,深海奏汰还是老样子,用着让人难以捉摸的语气跟他对着话。


「是说,现在已经快要十一月了哦!这样真的会感冒的啊!」


「嘿嘿,我马上就会起来哦,只是想多再水里面待一会。」


奏汰撑到了岸边,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有些失神的鉄虎。


「てとら,有什么『心事』是吗?」


「唔……」


「是和みどり吵架了吗?」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深海前辈呢。」


他干笑了两声,可他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接话。


应该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吗?可是那样子的事他自己怎么会好意思说出口,明明是向往成为男子汉的自己却会有那样如同女生般的想法,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那会怎样?


「没关系的,てとら,请好好说出来吧。」




「……我和翠くん交往了一个月,可是这一个月里,似乎一点进展也没有。我不知道翠くん是不是讨厌那样的行为,可是……」


「可是,在刚交往过后的几天,翠くん就有想尝试和我……k、kiss……可那时候的我有一点害怕,但其实……其实……我还是希望翠くん能继续下去的!!」


「从那天以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也有尝试过暗示翠くん,可是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难道翠くん也对我厌倦了吗?」


「みどり没有『厌倦』哦,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


一直在安静聆听的奏汰突然发了话,鉄虎看上去稍微安心了一点,但他皱着的眉还是没有舒缓下来。


「可、可是!我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开口……」


「所以,てとら,是害羞了吗?」


「呜~~!!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好像真的是这样啊……」


「也就是说,てとら想要和みどり『kiss』是吗?」


「深海前辈!请不要说得这么直白!」


鉄虎的脸颊早已染上了绯红,他还不太适应这样的话题,光是说出kiss这个词语就已经费劲了很大精力。


突然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水声,他看到奏汰撑起身子站了起来。


「みどり——知道了吗?」


「欸!?み、翠くん!?什么时候……」


「那么,我要去换衣服了,不然会真的感冒的。てとら,祝你好运哦~」


临走前他拍了拍鉄虎的背,鉄虎有些愣神,此时他却不敢看向自己的恋人,反而是逃避性的盯着前辈远去的身影。


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逃避,于是鉄虎握紧了双拳走到了翠的面前。


「翠くん,什么时候站在那边的?」


「……从鉄虎くん说到kiss那里。」


「这不是基本上都听完了吗!」


回想起自己与深海奏汰的对话内容后,他只想找个地洞让自己钻进去,然而翠并没有在意他这些微妙的变化,只是向前迈进了一步,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鉄虎くん。」


「……ッス。」


「鉄虎くん,想要和我kiss吗?」


事到如今他决定不再当个只会逃避的胆小鬼,好好把事情说出来。


「是的,虽然我曾经逃避过,但现在……在越来越喜欢翠くん之后,我想跟翠くん做更多的事情,k……kiss也是……接下来的其他事也是……如果是和翠くん的话,什么都没问题了。」


「……怎么办。」


「欸?」


「怎么办,幸福得想要死掉了……啊,鉄虎くん说过不可以说这个词……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而已,我一直害怕鉄虎くん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不敢说,如果和我抱有同样的心情的话,我真的,很高兴。」


翠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了一大番话,此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握住了自己的手。抬头再看时,映入眼帘的是沐浴在夕阳余晖里的恋人的笑容。


「翠くん,现在就可以了哦。」


鉄虎看见自己视线中对方的脸在慢速的放大,他顺势闭上了眼睛,下一秒,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唇瓣上。




-Fin

评论(1)
热度(21)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