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暗表】繁星与梦

初次写暗表!!
踏入游戏王这个坑是最近 但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一对
实在忍不住就动笔写了 希望没有太ooc的地方!!
大概是原著衍生 有一点点不同 意识流清水向短打 反正就是一堆废话(…
以及 想认识同好!!请多指教!!




繁星与梦




武藤遊戯做了一个梦。


冥界的大门敞开,那个人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头也不回地踏入了世界的彼方。


他待在原地哭了许久,直到身后有人前来拍拍他的肩膀,可是当他回过头时,眼前一个人也没有。


又要回到那段孤零零的时光了吗?


自己曾在拼完千年积木后许愿说想要朋友,事到如今他确实有了一群挚友,只是到最后,他却失去了最亲近的那一个人。


「另一个我……不对,该叫你アテム吧。」


他站在那块记忆的石板前,突然跪了下来。


「已经一年多了呢。」


不知道你在那边过得怎样?


他实在是有很多话想和他说,只是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举动。最后他只是凑了上去,亲吻那块石板。


直到脸颊上有冰凉的液体滴落下来,他才完全清醒过来。


……又是半夜吗。


遊戯看着窗外挂着的弯月,以及在那周围闪烁着的星星,翻了个身用被子把自己裹紧。


明天又会是个晴天。




「早上好,遊戯!」


「嗯,早上好,杏子。」


不知从何时开始,杏子已经不会在他家门口等他一起上学,他们会在路上某个地方相遇,然后一路同行。


「怎么了吗遊戯?总感觉你今天没什么精神。」


「诶?嗯……昨天没怎么睡好的缘故吧。」


他试图随意的糊弄过去,因为他实在不愿提起自己昨天做的那个梦。


已经不是这一次了,同一个梦境,同一个时间醒来,窗外或晴或雨,梦里的他始终在哭泣。


和他一起经历了太多,开心的事也好痛苦的事也好,他都永远不会忘怀。


实际上,他真的很想忘掉一切,然后回归到曾经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里。




「遊戯……喂、遊戯!」


「嗯?城之内君,怎么了吗?」


「……真是的,你今天已经走神几次了啊?」


坐在天台的围栏旁,城之内克也举起筷子的另一头敲了敲遊戯的脑袋。


「遊戯……」


「呐、我说啊……」


他突然收起了一如既往开玩笑的那副表情。


「你真的没必要强迫自己忘了那家伙的事情,不如说……你要是还有挂念,我们这个暑假再去一趟埃及吧?」


「……诶?」


自己正在想的事情被好友戳穿,遊戯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的人先一步开了口。


「等下,去埃及?你知道搭飞机要多少钱吗?」


「所以说,机票的钱杏子包了!」


「我可没有说要帮你包机票钱啊!真是的……再说,都说那个是大学基金了,上次的你还没还完呢!」


「所以说我在努力打工了嘛……怎么样遊戯?不然我们去找海馬那家伙问问?」


武藤遊戯没有搭话,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实在不行,也可以去找佩加索斯那个人拜托一下?这么说来遊戯,你当初在决斗王国胜出不是有什么股份吗?」


「诶?」


话题突然被抛向自己,他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那、那个东西已经没有人在意了吧?」


「唉……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他把手搭在了无精打采的武藤遊戯肩上。


「嘛、我们的话无所谓了,遊戯,你真的不再去一趟埃及吗?」


他愣了愣,对上城之内认真的眼神。实际上,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城之内君。」


「没关系的,遊戯!」


一直默默在旁边吃着便当的本田不知何时也凑了上来。


「嗯,我们的友情无论在何处都是连接在一起的,不是吗?」


「大家……谢谢!」


遊戯放下饭盒站起了身,太阳照得他有些刺眼。




独自坐在靠窗的座位,武藤遊戯望着窗外一片一片穿过的白云发呆。


没想到自己真的坐上了这班前往开罗的飞机,总计约19个小时的航程,和一年前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他是真正的一个人。


实际上,他并不知道自己这次去埃及能做些什么。在出发前他已经联系过了伊西丝等人,所以并不担心行程问题,只是,他总感觉内心深处有一股跃动在不停地振奋自己。


已然间窗外已是繁星一片,遊戯找乘务人员要了一条毛毯,他决定抛下所有杂念好好睡一觉。


也许,也许在睡梦中还能再见到你也说不定。


他知道,这样的自己未免显得不像个男子汉,自从自己的另一个灵魂离开后,遊戯就发誓要勇敢承担起这一切,这是他唯一所能做的。


再多的泪水也无法换来他的回归,既然如此,不如选择坦然面对——他相信,如果アテム还在的话也会这样对他说。


他注视着繁星,直到不知多久垂上了眼皮。




水声。


在空荡的遗迹之中显得更加清亮。


他只能顺着声音的方向去寻找,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遗迹的尽头。顶上源源不断地有水在往下滴,拍在那块横放的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当冥界的大门再次敞开之时,执着的灵魂会再返人世。


耳边突然响起不知是谁的声音,他只觉得这声音格外熟悉,又仿佛是在引导他去做什么事。


如果这样可以再次见到你的话。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微弱的还能看见淡淡的月与星辰。身边坐着一个成年女性,似乎没有睡着的样子,正在借着薄弱的光翻阅杂志。


「我把你吵醒了吗?」


「不,没有喔。」


遊戯摇了摇头,无意间瞥了一眼那本杂志,似乎是到埃及的旅游攻略。


「那就好,我还怕翻书的声音太响了。你也是去旅游的吗?」


「嗯……算是吧?不过稍微有些不一样。」


「你是第一次去埃及吗?」


「不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左右,也有去过一次,和朋友们一起。」


她轻声笑了笑。


「总感觉你的表情很凝重呢,放轻松,出行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好心情。」


这个女性给遊戯的印象很好,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主动和她聊一聊,缓解自己的紧张感。


「那、那个,你知道去年来日本展览的那块埃及石板吗?」


「去年的埃及展吗?我有看到哦。所以说,你是为了去见那块石板吗?」


「嗯……不过说实话,我有些害怕再次见到他。过去曾经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些甚至到了今天我都还难以忘怀。」


遊戯不是很想继续聊这个话题了,即使是他起的头。对面也很知趣的没有过问,只是不动声色地把话题转移到了埃及美食。


冗长的旅程似乎也变得短暂,耳边已然响起了乘务员播报的到达通知,身旁的女人开始整理自己的行装,他也将要来的毛毯搭在了扶手上。


「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她站起来的时候说,「希望有缘还能和你再见,祝你好运。」


「嗯,你也是,谢谢你。」


走下飞机的时候他甚至在想,自己和那个人之间是不是也不过如此,宛如人生中的一个过客,相遇必定渐行渐远。


可那个女性所说之言仿佛是具有魔力般的,令他也相信起了那句有缘还会再见。他甚至开始思考,人有时候是不是该稍微自私一点。


今天也是个晴天。




到了开罗之后,武藤遊戯并没有急着去看那块石板,他打算当自己是个正统的游客,先逛一逛市区。


伊西丝一行人跟在他身侧,路上经过一个卖挂饰的摊子,遊戯看到去年杏子买的那种赝品银吊坠,经不住凑上去拿了起来。


「你要在上面刻字吗?」


摊主是个很和善的中年男子,用本土的语言问他。遊戯没有听懂,他歪了歪头等伊西丝他们的解释,然后摇了摇头。


其实,名字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吗?


一直以来,他都是把那个人当作自己的另一半灵魂,用另一个自己来称呼他,直到要分别之前才得知了他真正的名字。当然,无论刻字与否,他都绝对不会忘记这个名字。


但他最后还是买了那个挂坠,没有刻字,只是默默地放进了口袋里,然后前往下一个商铺。


一路下来他倒是买了不少土特产,仿佛自己真的就是只来旅游的一样。给杏子的,给城之内君和本田君的,甚至还有给静香的,结果他自己还是只买了那一个空白的挂坠。


武藤遊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逃避,心中总会隐隐有些莫名的紧张感。据伊西丝说,上次倒塌的遗迹不知道被谁修了起来,只是冥界的大门早已碎成了石块,记忆的石板也被他们移去了那里。


独自坐在船舱内,武藤遊戯开始研究起自己的卡组。他想起去年这个时候也是这样,明明很想见他,很想和他说话,但作为决斗者却不被允许。他只能尽心尽力打败他,然后将法老王的灵魂送去他早该回去的地方。


或许那个时候,自己可以故意放放水,也许一切可以回到过去,アテム没有必要走,他们也不用再寻找什么记忆,只是重复着平凡的日常生活,这样就好,アテム也这么说过。


可是他做不到。把他留下来只不过是自己的私心,他有必须去的地方,自己必须面对与他的别离,以最强决斗者的身份和他告别。


埃及的天空比起日本来说似乎要更清澈一点。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心理问题,但他还是自欺欺人的闭上了眼睛。


就让我去梦中与你相会吧。




「伙伴。」


那个沐浴在太阳里的人,向他伸出了手。


下意识地,他拉住了那只伸来的手,却只触碰到了冰凉的空气。


「伙伴。」他说,「你希望我离开吗?」


「不。」


如果这是自己的梦境,那么自己任性一点也无所谓的吧。


「另一个我……是不是当初就不应该去找什么神之卡,还是说……根本不该接触决斗这东西。我现在已经想不明白了。」


他索性跪坐在了地上,低头避开那个人的眼神。


「或者……如果我最后没有打赢那一场,你是不是就不会回去了,也不会离开我的身边。」


对面的人没有回话,索性坐在了他的身边。


「另一个我,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一直和你在一起,那一份心情并不是说谎,想把我的记忆都给你,也是真的,因为我……」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抖,身边那个人又一次握住了自己的手——与之前虚幻的假象不同,这次他感受到的是属于人的温暖。


「伙伴,我也是。即使我的记忆恢复了,这份心情也不会改变。」


霎时间太阳落下了山头,遊戯抬头向上望去,天空中已是繁星一片,美得十分不真实。


「另一个我,冥界也有这样的星空吗?」


那边长时间没有回话,遊戯甚至以为对方是睡着了。可当他扭头望去时,身旁却空无一人。


梦境与现实终究是两个次元,就像冥界终究是另一个世界,离开的人也永远无法回来。


他走了,自己也得醒了。




船靠岸的时间是清晨,太阳恰好洒进了他的船舱,照在他的床头。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沐浴在阳光下的人。


拉着行李走出舱外,阳光透进了他的眼中,遊戯的视线有一瞬的模糊。


然后,他看见岸边站着一个人。初日洒在了他的身上,那人有着与他极其相似的样貌,小麦色的皮肤透着暖光,紫红色的眸中满是柔情。


他知道这不是梦,因为他不过刚刚清醒。


抑制不住心中奔涌而出的冲动,松开行李箱的扶手冲上去抱住了他。那个人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耳边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遊戯,武藤遊戯。


昨夜是繁星满天,以后也一定都是晴天吧。




-Fin

评论(2)
热度(37)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