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ko

=淑子
Lofter不互fo 抱歉><
用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是个爬墙了的坏蛋(
目前深陷ygo坑 暗表暗中心
涉及十万/海表
es和唱见都淡了 随缘
深交欢迎评论私信!!请多指教!

【千铁】在那之后

大家好!!!
大晚上赶完了
强行结局 强行转折xxxx 强行烂尾orz
不知道在写什么 一大篇废话ˊ_>ˋ
反正 反正
请多指教!
OOC有
感谢食用…………千铁大法好xxxxx





在那之后




他离开了,不留任何痕迹地。




那是在他的毕业仪式上,他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时的情景他依然记忆犹新,回想起来却是欲言又止。


那个染上了自己颜色的孩子,已经有能力肩负重任的孩子,曾经总是对着自己露出稚气笑容的孩子。


如今已经长大了啊。他看着自己深爱的队伍,从当初青涩的模样逐渐变得成熟,从他的循循善诱到渐渐放手,如今这块地方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队长,祝贺你毕业。」


他作为代表为他献上一束花,是红色的,像极了自己的颜色。


他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类似解脱的情绪。


是啊,早就该结束这种荒唐的关系了。


如此一来,什么都不会留下,对自己而言,对他而言,都是这样。


「南雲,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这也是自己作为『队长』而言,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和自己的后辈,自己的队员,在这个学期,一直以来,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关系。


两个人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了互相索求,第一次大概是在放学后的空教室,还是在那间隔音练习室,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只是身体上的关系,有性而无爱的关系。


千秋一直都再清楚不过了,诱拐着他踏入这个水坑的自己,并不是他真正憧憬的『红色』。


「拜托了南雲,这只是我个人的请求。」


低声下气地拜托他也好,将他如做梦般地拥入怀中也好,一切都只是自己不清不白的单相思——究竟是不是恋爱,他也说不清楚。


南雲是个很温柔的人,仅此而已,才会答应他如此任性的请求。


自己其实是个过分的家伙啊。


离开礼堂之后他没有再回头,面前是向他敞开的一扇全新的大门,他毫不犹豫地跨了进去。


接下来要面对的的是没有他的人生。




终于走到了尽头,那样不伦不类的关系。


他看上去却稍稍有些消沉。同行的好友担忧地拍了拍他的肩,他只是回之以一个微笑。


「鉄虎くん,看上去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了吗?」


「啊……不,因为前辈们都毕业了,有一点感伤而已,没事的哦翠くん!」


「哈……我倒是有些庆幸呢,以后不会再有那么吵的人围在身边了……不过可能会稍微有些寂寞吧。」


话题被很自然的扯到了『那个人』身上,南雲鉄虎的脚步有一瞬间的迟缓,但他也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总之鉄虎くん,从今以后也要好好加油是也!」


落在身后的仙石忍小跑着跟了上来。他的眼角似乎也有些泛红,握紧了拳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一般。


「一定,要一起扛起流星队呀。」


他们将手重叠在了一起,相视而笑。




那个晚上,他第一次失了眠。


将自己的身体缩在墙角,南雲鉄虎的脑中满满的都是那个人的身影,他元气满满地大喊的样子,他向自己招手的样子,他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他抱住自己时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自己所憧憬的人并不是他,要说那也只有勉强一点,可是当初的自己为什么会答应那种请求。


一切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了。那个人如太阳般耀眼的红色一直照耀着他前行,那个人……


那个人不是他,不应该是他才对。


他第一次开始试探自己的心。夜晚安静得可怕,空荡荡的房间内回响着他的啜泣声——明明是男子汉最不应该做的事情,此时他却有些抑制不住自己。


床角放着的红色外套——是那个人留下的东西。这只不过是暂时的代替品,在下个学期到来之前,符合他尺寸的新队服将会被送到他的手上,那时候就再也不需要了。


外套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即使早就已经冰冷。他伸出手抓住了它的袖口,用红色把自己包裹了起来。


为什么我会如此贪恋你的红色呢?


身体上也好,心理上也好。而实际上,他们之间一直保留的却只有身体上的关系,南雲鉄虎至今也没有明白千秋那样做的理由——毕竟他连对方的心意都搞不清楚。


这种宛如失恋般的感觉,到底算是什么。


男生和男生做这种事不是很奇怪才对吗?如今得以解脱,自己不应该开心才对吗?


他却完全开心不起来。


他需要的或许只是大哭一场,然后好好的睡一觉,放宽心态迎接自己的未来。




在那之后的生活照常,谁也没有再提起谁,只是各自都有了新的归属,每个人都被自己忙碌的生活充斥着,没有余力去在意其他事情。


接任新队长的他意外地忙碌,新生入学,新队员入队,还有之前留下来的后续工作——他被压得有些恍惚,恍惚间再次想起了那个人的事情。


是啊,那个人曾经也是队长啊。


他比自己辛苦多了吧。扛下那个失去了灵魂的残骸,努力的将自己与其他人聚集到一起,却总是不在他们面前露出自己难堪的一面,将一切烦恼以微笑带过,超出常人所想象的,如虚假般的热血。


所以说,我最讨厌队长的这一点了。


不,现在来说,应该是前队长。


实际上自己真正成为了队长之后,他才开始渐渐理解那个人的心情。或许当初向自己提出那样无理的请求,只是因为压力太大而已。


「鉄虎くん。」


打断自己思绪的是友人的声音,身后站着的人比自己略高一些,穿着绿色的队服。


「翠くん,チィ~ッス!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什么别的……啊,这个是关于这个周末的Heroshow企划,因为关系到新生招募所以稍稍认真了一下……」


「诶?」


他微愣,盯着眼前的几张纸。


「这是翠くん和——」


「嗯,稍微和忍くん商量了一下……」


「啊哈哈……」他打趣地拍着高峯翠的肩膀,「总觉得最近的翠くん格外的有干劲呢,真是奇遇!」


「……是说,鉄虎くん才是。」


「我?」


「嗯。」


他约莫停顿了半秒,看上去还在犹豫要不要开口。


「哈……鉄虎くん,最近一直很没精神的样子,我和忍くん都非常担心你啊。」


「诶?这、这种事情才没有呢!只是最近有点睡眠不足……而已……」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有些底气不足,声音渐渐弱了下去。面对这样的鉄虎,翠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握住了他的手。


「总之,不管发生怎样的事情,我和忍くん都会在这里。」


因为我们是流星队嘛,他说。




一周的时间总是很快就会过去,很快就到了预定要表演Heroshow的日子。站在喧闹嘈杂的人群之中,他清了清嗓子。


「大家——感谢今天前来观看流星队的演出!」


为了让新入生了解Heroshow的规则,这一次只是让他们作为旁观,参加演出的依旧是升入了二年级的三个人。


他们特地搭建起了舞台,慕名而来的观众很多。南雲鉄虎往下眺望,似乎在下意识地寻找着什么。


「那么,差不多就要开始了哟——!」


场内的呼声达到了最高值,随着背景音乐的响起,他们已经各自就位。率先踏出一步的是鉄虎,他一扬红色的外套,调整好了耳麦。


「红色的火焰是正义的证明,火红般燃烧着的生命的太阳——」


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流星レッド,南雲鉄虎ッス!」


我能否真的继承那个人的红色,或者说,是取代那个人的红色呢?


这是他第一次带领流星队在舞台上进行演出,也是他第一次正式披上了红色队服,站在聚光灯下说着Red的决胜台词。


第一次,没有那个人的演出。


说实话,鉄虎稍微有些力不从心,镁光灯照得他有些晕眩,旁边的忍悄悄扶了他一下。


「五人……三人齐聚,我们就是,流星队——!!」


他没有看到的是,台下有一个人影,正默默为他捏了把汗。




「鉄虎くん,辛苦了。」


结束了Heroshow的演出,翠向着疲倦的鉄虎递出一瓶运动饮料。


「啊,谢啦——翠くん。」


他接过饮料急促地灌下,不小心漏出的一滴液体顺着他的颈线划过了喉结。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比想象中的困难呢~仙石くん也是,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的样子。」


「毕竟是第一次这样……哈……好忧郁……」


看着进入了日常消沉状态的翠,鉄虎没忍住笑了出来。


「哈哈……总感觉像回到了以前那样,不过这种时候一般队长都会冲……」


话仿佛只说了一半,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慢慢失去了温度。


「鉄虎くん……」


「抱歉,翠くん,我……」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翠看着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隐瞒之前和忍都发现了的一个小秘密。


「走吧鉄虎くん,辛苦了。」




毕业以后第一次见到之前的学长,是在第三次的Heroshow上,演出结束后的后台,奏汰拿着慰问品在那里迎接他们。


「てとら、みどり、しのぶ、还有新的孩子们,我来给你们『应援』了哦。」


「啊~深海前辈,非常感谢!」鉄虎接过奏汰手上的饮料顺势道了谢,「说起来,深海前辈会在这里的话,队……守、守沢前辈也来了吗?」


他发誓自己只是有点好奇,即使在问出口的那一瞬间他就有些后悔,不过鉄虎还是看到对方摇了摇头。


「不是哦,ちあき最近,很忙的样子。」


「这、这样啊……」


「てとら,很『在意』吗?」


奏汰的眼神仿佛能洞穿人心底的秘密一半,鉄虎被盯得有些发寒。


「没、没有哦!因为是曾经的队长嘛……」


他没有再说下去,选择性地无视掉对方好奇的眼神。


「已经是第三次了,一次都不打算来吗……」


鉄虎的声音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想特地说给某个人听一般。


明明是解脱却又宛若一种新的煎熬,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


随便编了一个借口,鉄虎打算出去散散心——大概只是室内的空气过于沉闷,或者只是自己还没从Live的眩晕感中恢复过来罢了。


此时夕阳已经挂在了天边,舞台的附近意外的没有多少人,他可以好好让自己安静一下。


真是,完全不像男子汉该考虑的事情呀,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印象中自己曾经明明是追随着另一个『红色』在前进的,不知不觉中,憧憬的对象发生了改变——也随着那个人提出某个荒唐的理由之后,这一切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他承认,自己是有点念旧了。


但这并不是他此时该做的事情。南雲鉄虎目前的责任就是好好继承流星队留下来的灵魂,将它转交给下一个Red,这基本上已经是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了。


他却依旧有些不知所措。


将所谓的『正义』传递下去到底该怎么做,自己当初是如何下定决心接受的,即使知道,他也不再记得了。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夕阳下,那道黑影被拉得很长,仿佛是在刺激着他说,你永远都只能是Black,没有办法成为真正的Red。


如果之前问问那个人的话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连面前出现了另一个影子也没有注意到,就这么撞了上去。


「啊,抱歉……!」


他下意识地开口道歉,刚想要抬起头,却发现鼻尖传来的,是一阵令自己熟悉到发狂的味道。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阵味道,他只记得在无数个晚上,这个人就这么将他拥入怀中,让他无尽沉溺于其间。


属于那个人的,特殊的……


「守沢……前辈……」


「……抱歉啊,南雲。」


感受到一股强硬的力道将自己拥入怀中,鉄虎甚至来不及好好看清对方的模样,脸颊就率先感受到了他特有的炽热体温。


他突然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


十分不争气的眼泪浸湿了千秋的衬衣,对方却毫不在意,只是拥得更紧了一点。


「为什么……现在才……出现……」


「不,这不是第一次哦。」


「骗人……」


他稍微抬了抬头,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哈哈哈,正义的英雄可是不会说谎的哦。」


「……还是老样子呢,前辈你。」


那一天的他任由千秋抱了很久,之后他们去了之前去过无数次的地方,他再一次被拥入怀中,被占有,被贯穿,被填满,空气中弥漫着让他安心的属于千秋的气味,空旷的房间内回荡着他的喘息声。


南雲鉄虎又再一次沉溺于守沢千秋,仿佛一个可笑的诅咒一般。


明明他们之间什么都不是。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鉄虎忍着痛爬起来摸索自己的衣服,才发现床头放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外套。


他下意识地拿了过来披在身上——对他来说是稍微一点宽松了,这件外套并不适合他,正如守沢千秋并不是他最合适的选择一样。


他从来没有听过对方说一句喜欢,他自然也没有这么说过,两个人或许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有先说出那句话。


但这样就好了吧,这一次是真的最后一次了吧。


鉄虎拿起自己的背包,下一步要做的大概是找一个理由告诉父母自己夜不归宿的原因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下一次』来的如此之快,快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呀,南雲。」


「守沢前辈……?怎么会出现在学校附近?」


「有一些话想对你说,所以想着还是亲自过来会比较好吧。」


即使鉄虎的脸上表现得十分不情愿,他还是笑着拉过了他的手。


「稍微陪我去一个地方可以吗?」


看着对方请求的眼神,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公园?」


「啊,就是这里了,南雲,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ッス。」


他当然不会忘记,这是自己加入流星队以来,第一次举办Heroshow的地点。


也是自己第一次,对眼前的这个人看法有个改观的地方。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吧……」


千秋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紧接着又好像决定了什么转过了头。


「南……不,鉄虎,我喜欢你。」


夕阳与他灿烂的笑容融合在了一起,显得格外耀眼,鉄虎有一瞬间的晃神。


在那双眼睛里闪闪发光的东西,是自己所不曾拥有过的东西。


「……笨蛋队长。」


他似乎能只能听到自己发出了蚊子般微弱的声音,不耐烦地扯过了对方的领子,附上了自己的嘴唇。


他们从来没有正式接吻过,即使有,也只是属于某种时刻的某种催情剂,却没有哪一次如现在一般带着强烈的占有欲。


他抓住了千秋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这大概是他们早就该做的事了,即使是在那之前,还是在那之后,心意相通的两个人该互相表明的事情。


映着夕阳的余晖,安静的公园没有其他人的存在,有的只是两双眼睛,和两双眼中闪闪发亮着的对方而已。


除此之外,世界似乎静止了一般,悄无声息,潜移默化中好像有什么被改变了。




-Fin

评论
热度(23)

© Shuko | Powered by LOFTER